愛情的形式(上)

CP向:山組/智翔

*架空。有竹馬CP,年齡操作。

半月命題:戀愛達人

 

 

---我的兒子好像在戀愛了?我該如何是好??(;´・3・) bySHO的單親爸爸日記---

 

    櫻井翔,40歲,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在都內有自宅,天生明眸豐唇的一張俊臉,到了這個年紀就是有一點魚尾紋,也是知性與經驗的象徵。雖然是單身,也仍是周圍朋友口中的人生勝利組,鑽石級的黃金單身漢,大家都說他就是眼下最流行的說法:不是結不了婚,是不結婚。

 

    所以當他犧牲假期的休息時間,來到這間位處黃金地段的商務大樓,踏出電梯走到教室門口,門前的立牌張貼的海報寫著〝MJ的戀愛達人講座〞,還是有種就要踏入異次元空間的錯覺。

 

    很想臨陣脫逃,但是課程的費用都繳了,加上自己對於行程安排有強迫症,如果這時候翹課到下一個行程之間大概會很恐慌。櫻井戴上偽裝用的黑框眼鏡,拉了一下快要滑下肩膀的後背包,深呼吸後鼓起勇氣踏進教室。

    教室裡已經先到的人,都是25~35歲間的男女居多,雖說是講座,其實就是〝婚活〞的一種,藉由參加婚姻仲介公司舉辦的活動藉此認識新朋友,所以連座位安排都是兩個人共用一張桌子。放眼看過去都是比櫻井年輕許多的男男女女,有一些好像還是朋友結伴來參加,講師還沒來之前,就已經聊起天來。


    顧慮著自己的年紀跟身分,要櫻井隨便找個座位坐下實在很艱難。在教室裡環顧了一圈,總於看到後方邊上有張桌子還有一個空位,另一個位置上坐著一個貓背的男人,安安靜靜的,跟周圍那些興奮的年輕男女顯得格格不入,卻讓櫻井莫名的有安全感,好像在異次元空間裡找到了同伴,自己還不算太異類。

 

    「不好意思,這個位子有人坐嗎?」

    「啊...?!沒有......,請、坐請坐......。」

    

    櫻井這才發現,原來男人已經坐著打起瞌睡了。

    被自己的詢問驚醒,細長的眼尾還有著睏意,講話也有些含糊,但還是露出了友善的笑容,大方地比出了請坐的手勢。

 

    櫻井有些侷促地在空位上坐下,有點擔心被對方認出來,卻也擔心認不出來。如果這時候對方突然大喊:「你是那個新聞主播!?」,他應該會落荒而逃吧!要不先跟對方坦承然後請對方低調一點?還是一路否認到底?糾結了好一會兒還沒得出結論,就被前方講台的聲音打斷。

    

    「大家好!我是戀愛達人MJ,歡迎大家來參加我的戀愛講座。今天第一堂課,就是要教各位帥氣的自我介紹方式,等我示範結束,就請跟你身旁的那位同學一起練習看看!」

 

    於是,等櫻井跟身旁的男人一起看完不知道為什麼在室內也要帶著墨鏡的講師示範了帥氣的自我介紹後,不約而同地轉頭交換了一個眼神---現在的年輕人真是逗趣啊!然後一起噗哧地笑了。

 

    這一笑,尷尬的氣氛便打破不少。

 

    「我是大野智,經營一家麵包店。興趣是釣魚跟畫畫。」

    「櫻井翔,嗯....,新聞從業人員。興趣是美食跟旅行。」

    「翔君的眼睛好漂亮,戴眼鏡很可惜啊!這麼帥一定很受歡迎的吧!一點都不像需要來參加這個講座的人呢。」

    

    突然就被第一次見面的人說眼睛漂亮,對方還一副理所當然地喊著翔君,勾起了櫻井的好奇心來。

    小圓臉、八字眉、眼睛鼻子嘴巴比起自己也不遜色。纖瘦的身板卻有著比起自己的溜肩看起來可靠不少的肩膀,穿著印有麵包圖案的淺灰色長袖上衣,骨節分明的手掌,指甲邊還沾著一些白色粉末,是麵粉吧?

    

    對方好像真的不知道他是新聞主播?!

 

    「那....大野さん,是為了尋找另一半,才來參加講座的嗎?!」

    「我跟人打賭,玩抽鬼牌輸了,只好來參加。」大野笑著說,還伸出手比出了抽鬼牌的動作,「原來我一拿到鬼牌鼻子就會抽動,抽別人的牌還有先從左邊抽的習慣,所以一下子就輸了。」

    「真的假的?那我也要跟你玩玩看!」

 

    「後面那兩位先生好像已經聊得很開心囉!那請你們先來分享一下,你們心中理想的戀愛應該是甚麼樣子吧!」

    

    !!!?

 

*

 

    櫻井回到家裡,不意外屋子裡空蕩蕩的。
    前陣子還不是這樣的,已經在動物園當飼育員的兒子,會盡量配合自己的時間排休,說著兩個人都那麼忙,至少要跟最喜歡的爸爸一起度過假日,怎麼突然就風雲變色了呢?早上起床時,就只看到餐桌上放著做好的早餐,跟請爸爸晚餐自理的紙條,果然他參加完戀愛講座,再去圖書館找了一些新聞資料後回到家,只有流理台裡還沒洗的碗盤等著他。

 

    雖然感慨萬千,但是想到寶貝兒子,嘴角仍是會揚起微笑。
    不愧是自己一手帶大的,穿衣服的品味相近,對美食跟旅行都聊得來,兩個人也很喜歡去嘗試新事物。小時候雖然身體不太好,但後來也練出了分明的六塊腹肌,加上小麥色的膚色,一看就知道是熱愛陽光的健康寶寶。現在都長得比自己還高了,站在一塊時,朋友們都說比起父子,更像是朋友。

 

    也難怪啦!他們長的並沒有很像,因為兒子的身分證上,名字寫的是相葉雅紀,而不是櫻井雅紀。

    櫻井的姊姊在櫻井讀高中的時候就意外懷孕,雖然也結了婚,卻也意料中的草草散場,留下了相葉雅紀這個孩子。
    一個單親媽媽帶小孩有多麼辛苦,櫻井一直都看在眼裡,只要姊姊有需要,他都會主動幫忙,可以說是陪著雅紀長大的。後來姊姊改嫁,但是對方家庭的一些原因,並不是那麼希望孩子可以跟著過去。開家族會議那天,櫻井剛進入電視台工作沒多久,領了第一份薪水搬出實家獨立生活。看著歲6歲的雅紀沉默地抱著一隻柴犬布偶,想哭又拼命忍著的模樣,於是他做出了這輩子大概僅次於結婚的重要決定----雅紀就由我來照顧吧!

    櫻井自認,在養育雅紀這件事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有疲勞。
    不擅廚藝的他,還是試著為孩子做飯。雖然成品常常連自己都不忍卒睹,但幸好雅紀是個不挑食的好孩子。幸好沒過幾年,家裡的廚房就交給兒子管了。
    需要陪孩子參加的活動,他也盡可能在工作日程裡把時間安排出來,就不想讓雅紀覺得自己是被父母親遺棄的孩子。好幾回熬夜寫企畫後,再趕到學校參加家長觀摩會,一身襯衫皺的跟泡菜差不多,鬍子也忘了刮活像個流浪漢,惹來其他家長異樣的眼光。但是看到雅紀的笑容時,再辛苦都值得。
    從小播報員熬上黃金時段的新聞主播,也是為了讓雅紀可以以他為榜樣,因為專家說孩子都是看著父親努力的背影長大的。
    

    只是櫻井也不確定,是不是因為他提早扮演了父親這個角色,所以對於戀愛與婚姻的憧憬,就這樣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消磨殆盡?!

    所以當那位濃顏的帥哥MJ老師問他:理想的戀愛是甚麼樣?的時候,他竟然答不出來。

 

    他之所以會在這個年紀還去參加戀愛達人講座,也是因為日前被兒子問了:「翔さん!如果有喜歡的人該怎麼告白?怎樣做才能算是一個好戀人啊?」

 

    晴天霹靂!

 

    好吧!在雅紀開口問他之前,他真的壓根沒想過,有一天兒子也會戀愛的,而且比他還要早戀愛。

    仔細想想,兒子也算晚熟了。
    短大畢業都工作兩年了才來跟自己聊跟戀愛有關的話題,也許在他情竇初開的時期,因為自己正忙於職位的升等而沒有注意到。也或許他們到底不是真正的父子,所以雅紀一直是克己懂事的,為了不給櫻井增加困擾,所以不敢來問他戀愛這種無關乎肚子能不能填飽的事。

    剛把雅紀接來身邊那幾年,雅紀還是喊他舅舅,但是對外會說是櫻井的小孩。櫻井也沒想過要他改口,到底雅紀對自己的生世很清楚,所以無需勉強他。
    長大後,雅紀喊自己翔さん,他說舅舅不過就大自己18歲,喊舅舅感覺好老。櫻井原本還糾正他,說著我本來就是你的長輩!只是關於戀愛這檔事,他這個長輩實在沒甚麼好誇口的。

    帶著雅紀這些年,身邊也不是沒有人對自己表示過好感,但是一知道他有孩子,態度就變得保留。加上櫻井也被工作還有單親爸爸的身分軋得焦頭爛額分身乏術,戀愛結婚甚麼的,就這樣耽擱了下來。

    櫻井看著他跟雅紀短大畢業時拍的紀念照,感嘆時光飛逝,兒子已經是一位立派的大人了,早已不是那位剛來跟自己生活時的小男孩。剛開始一起生活時,雅紀就像隻戰戰兢兢的小白兔,因為生活環境改變的壓力尿床了也不敢講,大半夜裡用著瘦小的身子偷偷地洗著棉被,直到被發現後,紅著眼睛怯生生地道歉著。

    櫻井後來抱著那晚大哭不已的雅紀,從那一刻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成為一個可以讓孩子信賴和依靠的爸爸,兩個人之間可以無話不談。只是關於戀愛的議題,還真是到了這個年紀,才第一次碰上。

 

    兒子喜歡了甚麼樣的人?現在去約會了嗎?告白成功了嗎?是不是該跟對方見個面?還有對方的家長也要打聲招呼吧?

 

    櫻井把充當晚餐的冷凍食品微波加熱後端上桌,雖然有些淒涼但又告訴自己總是要學習放手,而且也得惡補一下戀愛這門學問。

    餐桌上有今天活動發放的講義,還有一個印著〝O.S麵包工坊〞的紙袋。

    坐在他隔壁的那位大野さん,在課程結束後把這個塞給他,笑容軟綿綿地說道:「這是我做的肉桂捲麵包,翔君喜歡的話,有機會再請你吃別的。」

 

    雖然自己答不出MJ老師的問題,但是那位大野さん的答案卻令他印象深刻。

    ----理想的戀愛啊......,大概是,超越夫婦的關係,不只是兩個人,也不只是一個人、差不多就是這樣的關係吧!----

    甚麼亂七八糟的答案?!又好像很有哲理?!

 

    櫻井咬了一口肉桂捲,肉桂香料混著奶油與黑糖的香甜綿密的味道在嘴裡漫延開來,驚喜地瞪大了眼睛,兩三口就把一個麵包殲滅了,還意猶未盡。
    

    假日裡一個人吃晚餐的寂寞,兒子比自己還要早談起戀愛的挫敗,似乎都被這個美味的肉桂捲給療癒了。

 

*

 

    大野沒想到今天要打烊前,來了一位出乎意料的客人。

    就在他收完這天架上沒賣完的麵包,準備要關門的瞬間,看見一個人氣喘吁吁地跑過來,瞪著大眼睛對著他投來請求的訊號。

    看清楚來人的瞬間,大野笑了,立刻開了店門:「翔君,晚上好!」

    「晚上.....好.....好......,還有,還有麵包嗎?!」邊喘邊說,想吃麵包的渴望活像跑了馬拉松後想喝二公升的水。
    「有喔!只是種類沒有那麼多了,」大野立刻拉著櫻井的手臂把人迎進店裡,「就剩那些了,翔君想吃甚麼就儘管吃吧!我請客。」

    「不行不行!還是要付錢的!」櫻井連忙表示不能平白接受,同時對於大野可以那麼自然地喊著翔君,以及身體的碰觸,都有著久違的羞澀與不知所措。

    「上回就說如果翔君喜歡我做的麵包,就還要請你吃別種口味的啊,別讓我成為言而無信的人。」

    「那......,啊!肉桂捲!還有紅豆麵包!起士可頌......,都是我愛吃的!」

    大野把櫻井點名的麵包夾進盤子裡,還多放了兩個小西點,「翔君要外帶還是內用?」

    「還可以內用?」

    「平時沒有的,但看你已經快要餓昏的樣子,大概等不及回家吃了。」大野整理一下店內用來擺放麵包的小桌子,再拉出椅子,「不趕時間的話,坐著吃吧!我幫你沖杯茶。」

 

    等大野沖好茶從後場出來,就看著櫻井盤裡的麵包已經少了一半了。
    那個人吃東西的樣子非常有趣,會先往嘴裡塞進一大口後再用力地咀嚼,又圓又亮的的眼睛緊緊盯著食物,很像某種小動物。
    大野在腦海裡想像了一下,忍不住就笑出聲來了。櫻井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吃得太忘我了,趕緊把嘴巴裡的那口麵包吞下去,端起大野剛放下的熱茶啜了一口。

    「翔君沒吃晚餐啊!?」看這人的吃相像似餓了整天,不過很能滿足麵包師父的虛榮心。
    「想去的店今天剛好沒開......。」其實是超級想念肉桂捲。
    「下回先打電話來店裡,有想吃的麵包可以先幫你留起來。」
    「大野さん做的麵包都很好吃。」
    「謝謝讚美。翔君的公司在這附近嗎?!」

    「啊....,沒有很遠......。」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特別搭了三十分鐘的電車再加衝刺百米繞過來的。
    「翔君忙的話,我也可以送麵包過去喔。」

    「不用不用,這太麻煩你了!!」

 

    櫻井正苦惱著該怎麼圓謊,剛好店門再次被推開,一個年輕的男人走進來,立刻對著大野說道:「大叔,這時間還沒打烊啊?!」很快地視線掃過櫻井,發現店裡還有客人,比個表示歉意的手勢,就縮著身體往店後的樓梯去了。

    大野坦然地迎向櫻井詢問的眼光,「我兒子NINO,很可愛吧!」

    「欸?!」

    所以,大野.......,結婚了?!兒子這麼大了也結婚好久了吧?!可是結婚了又為什麼要去參加婚活?離婚?太太過世了?腦袋裡瞬間信息量爆炸,只是不論是哪一個假設成立,怎麼好像都是酸酸澀澀的滋味?


    大野微笑著拿出櫃台裡一張兩人合照給櫻井看,照片裡的大野很年輕,懷裡兜著一個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背景是一個育幼院門口。

    「這間麵包店原本的老闆是我師父,他只要店休就會帶著麵包去看望這些沒有爸爸媽媽的小朋友。其中這個小朋友特別愛黏我,總是喊我大叔,我那時明明才二十幾歲而已。」

    「他抱的這隻兔子玩偶是我送他6歲的生日禮物,他可喜歡了,但現在還好好地擺在床上。」
    「後來老闆退休,把店盤讓給我,我也把NINO接過來一起生活。算算也有十幾年,他都大學三年級了。」

    「NINO比我聰明多了,不知道是唸經濟系還是會計系我也搞不清楚,一直催促我多收一點徒弟,將來好把這家麵包店發展成連鎖企業,可我沒想要開分店啊!」

    「對了!他本名叫做二宮和也,和也不唸KAZUYA,而是唸KAZUNARI,很特別吧!不過也有點難唸,所以我跟他朋友都喊他NINO。」

 

    前一刻還震驚著大野可能結婚的事,知道事實後,心情瞬間又好比高速賽車般轉了個彎。

    看著大野聊起兒子時那樣豐富而滿足的神情,櫻井突然覺得,這些年身為單親爸爸的酸甜苦辣,這個人或許也都感同身受著。
    那些無法和別人訴說的苦惱,不知道可以跟誰分享的心情,不曾好好談一場戀愛的寂寥,似乎因為這個人的存在,就能告訴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孤單。

    

    撫養的孩子已經長大了,工作的成就也有了,可是生命裡一直被忽視跟失落的那一塊,四十歲的櫻井翔,是不是還有機會任性一次?

    「さと......大野さん,我......,我還可以來這裡吃麵包嗎?!」

    「這裡店休是禮拜天,晚上八點鐘打烊,翔君要是有要過來,可以先給我電話。」
    兩個人同時拿出手機,櫻井問了大野電話號碼,然後回撥了過去。

    登錄聯絡人姓名的時候,櫻井猶豫了一下,最後偷偷地按下:智君。

    「對了,大野さん還會去那個戀愛講座嗎?!」

    「會吧!那個MJ老師很有趣。翔君呢?!」

    「要看我時間能不能排出來......。」櫻井說的是實話,除了工作,可以的話,他還想約兒子和他的交往對象見見面。
    「那下次上課前我們互相確認一下。」

    「嗯!那我今天先告辭了。不好意思耽誤了你休息的時間。」

    「不會的,翔君喜歡的話,剩下的麵包也都帶回家吧!」

 

 

    大野在店門口目送了櫻井離開,熄了招牌的燈,重新將店門關上。

    一回頭就看到二宮撐著下巴在樓梯扶手上,朝自己露出玩味的笑容。

    「我看一眼就知道了,那人完全是大叔的菜。」二宮露出得瑟的神情,一針見血地說著。
     大野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彎著嘴角,默默地櫻井剛剛用的餐具都收到後場去。
    「是你上次參加完戀愛講座說坐你旁邊的帥哥?你要感謝我啊!如果不是我跟你玩牌打賭,強迫你去參加〝婚活〞,哪有機會讓你遇到這麼好的對象。」雖然帶著眼鏡,但那個人是NEWS A的主播櫻井翔沒錯吧?下了主播台卻意外的普通呢!而且竟然能讓平時通常一時半刻坐在椅子上不動不說話的大野,一下子說了這麼多話,真是太稀奇了。

    「甚麼好對象,人家不過就是來吃個麵包而已。」大野忍不住回了嘴,卻也掩不住臉上的笑意,「反而是你,何時要帶人回來給我看看?!」

    「哪有甚麼人,不過就是認識了新朋友......。」二宮嘴硬著辯解著,卻無法忽視頭髮下發燙的耳朵。
    「出門的次數增加了,店裡的麵包和甜點經常短少,當我不知道你啊!」自己的兒子有多宅,食量有多少,大野再清楚不過了,加上MJ老師在課堂上有講過人類陷入愛情時的徵兆,家裡這位小宅男八成戀愛ING。

 

    為以為二宮會繼續興致勃勃地聊起戀愛的八卦話題,但他卻瞬間沉默了,抿著嘴唇皺起眉間,在樓梯上坐了下來,陷入沉思。

    「怎麼了?」大野站在樓梯口,抬頭看著鮮少讓他操心的二宮。

 

    這個孩子從小就是敏銳纖細的,不時觀察著周圍的人,好把自己放在一個不會給別人添麻煩的位置。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像個孩子般撒嬌。
    

    一起生活後,好像只吵過一次架。

    

    國中時的二宮,某一天竟然將大野把他接來一起生活過去與未來的開銷列出一張清單,說著預備在大學畢業後用多少年把這些錢還清。
    大野氣得在二宮面前把那張清單撕得粉碎,告訴他物質的開銷或許錢可以還,但是人跟人彼此付出的情感,是沒有辦法度量的;父母親對孩子的愛,也不期待孩子是用這種方式來回應。

    那天以後,二宮再也沒提起這件事情。

    認真地讀書、玩著音樂跟撲克牌魔術、社團活動參加了棒球社、也會說想要的生日禮物是電動玩具跟漢堡排;對大野新研發的麵包有毒舌但中肯的評論......,就是長大了,也沒改愛黏在自己身上的習慣。
    大野總是想,與其說他為二宮犧牲了甚麼,但更多時候,是因為被這個小朋友需要跟陪伴,才能讓他越來越明白如何當一個大人。

    「大叔,那個人......,就是我那個新朋友,跟我們家一樣,也是只有爸爸,是單親的家庭.......。」二宮低聲說著,露出了少見的,沒有自信的黯淡眼神,「這樣的我們,真的可以給彼此幸福嗎?」

    大野踏上樓梯,摸了摸二宮的頭。

 

    沒有人生來就是幸福又完美的。
    渴望戀愛的同時,也眺望著一個永恆的關係。

    期待著生命中有一個人,願意無條件地包容自己、不計較付出,受傷了也不會放棄.......。

    

    愛情這門學問,從來都不容易。

 

 

TBC.


标签: 山组 OS
评论(29)
热度(339)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