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ing up on you

九月上半月命题 教师节
一起来对大野老师说教师节快乐吧w!

pinknife:

校医 x 高一学生


慎入










「Creeping up on you」




*


庆应女校的教室走廊里,樱井穿着室内鞋踢踢踏踏地走着,叹出一口气。


“樱井!打赌输了是要接受惩罚的噢。”同班好友一脸阴险,拿着女校的制服嘿嘿笑着就靠近了他。


樱井扯了扯长度在膝上三公分的制服裙,裙摆轻飘飘的,他都不敢走快了,生怕裙摆就这样飘起来。


好友说的话还历历在目,“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惩罚游戏啦,你只要去女校偷一个只有女校才会有的东西回来就算你完成任务。”


什么叫女校才有的啊……从小就在男校念书的樱井翔所熟识的女人,也就自家老妈和妹妹了。


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能去拿女生的衣物什么的,那样就成变态了,樱井边想着边拉开了保健教室的门,保健教室的话,应该会有印着校名的药盒之类的东西吧。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保健教室里也没有人在,樱井环视一周发现保健教室里的老师也不在,就胆子大了起来,打开了立柜在里面翻找起来。他刚拿起一只药盒,保健教室的门口就传来门被拉开,有人进来的声响。


樱井吓得把药盒往立柜里一塞,背对着立柜把柜门一关,愣愣地看着来人。


进来的人穿着一件白大褂,同样也是有些茫然的脸。僵持好一会,穿着白大褂的,大概是校医的老师开口问道,“同学你哪里不舒服么?”


“啊,不是……那个……”樱井支支吾吾,往后退了半步,靠上了立柜。


校医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走过去,从立柜最上面的位置拿出了一个软绵绵的小包递给他,樱井愣住,犹豫着要不要接过来,校医以为是他要的不是这个,又从柜子里拿出另一样东西,“一次性的小裤裤也是有的噢。”


樱井被校医离得太近的脸吓的浑身发烫,也没看校医手上到底是什么东西,伸手就把校医递给他的东西都拿走了,随后夺门而出。


校医看着他仓皇跑走的背影,加了一句,“记得多喝热水啊!”




“噢噢,你回来了?”回班级的时候,樱井嘴唇上的唇釉还没完全擦掉,好友指了指他的嘴唇,“你妆还没卸完欸。”


“卸个鬼!”樱井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然后把在保健教室里校医给他的东西扔给了好友,“这样行了吧?”


好友把东西拿到手,噗嗤一声笑出声,“哇哦,没想到你居然还拿到这个了欸……”手指挑起一条小裤裤。


樱井正喝着水,看到好友手上拿着的东西,脸唰地一下红了,水全喷了出来。




*


“欸,你知道么?我们校的校医辞职了哦,暂时还找不到新校医来顶这个位置,所以从女校那边调了一个过来。”


“女校的校医?会不会是那种前凸后翘的大姐姐啊~正好今天就要体检,马上就能见到了~”




“欸樱井,你那次去女校,看到那边的校医了没啊?”好友用手肘怼了怼樱井。


校医……?樱井回想了一下上次去女校的经历,那个圆圆脸的校医凑近了看着他笑的样子让他一瞬间起了一身鸟肌,连忙摇头,“我没看到。”


“嘛,反正等会就能见到了。”好友拍了拍樱井。




其实大野不是太确定自己的第六感的,但在看到樱井闪躲的眼神之后他就确定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那天在保健教室里的女孩子。


大野看了一眼体检单上拍的周正的照片,又扫了一眼姓名栏,随即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樱井君?”


“啊,是。我叫樱井翔。”樱井被校医吓了一跳,但又想着自己当时穿着女校的制服,还戴了假发化了妆,眼前这个人肯定是认不出自己的。


却没注意大野又走近了一些,脸凑近他的,仔细地看着樱井的脸,樱井被盯得脸通红,后退两步,“老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你是上周去保健教室拿了卫生巾和一次性内……”


“不是我!”樱井强硬地打断了大野的话,“我才没拿卫生……女孩子用的东西!是你硬塞的!”


“果然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你妹妹呢。”


樱井这才注意到自己被下了套,脸通红地狡辩道,“不是我!是老师您认错人了!”


校医却笑了,“才不会认错,这么漂亮的眼睛,看一次就忘不掉了。”


“樱井君……”大野突然很认真地看着他。


“什、什么?”樱井强装镇静,却又往后退了几步,撞在了墙上。背后墙面冰凉的触感让他一惊,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学校的老师在光天白日之下约炮。


“做我画画的模特吧。”


欸???樱井一愣,不是约炮??说话也太大喘气了啊老师……樱井松了口气,下意识地就答应了下来,“好啊,如果老师不嫌弃的话。”




体检结束的时候和大野约好了见面的时间,直到走出保健教室,樱井的心都还在砰砰乱跳,回到班上被好友连拍了好几下后背都没能回过神来。


“樱井!樱井!樱井!”


“什么???”樱井猛地反应过来,偏过头看着好友一脸莫名其妙,“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好友推了他一下,“行了,先别说这个了,你觉得那个校医怎么样?”


“啊?什么怎么样?新来的校医又不是你希望的前凸后翘的大姐姐。”


“你……”好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是说,这个校医好说话么?好随便开请假条么?”


“你不是也体检了么?你自己不会看啊?”


“那个校医从头到尾就只是确认了一下我的名字,就没跟我说过别的啊,只有你在保健教室里待的最久好么!”




——只有你在保健教室里待的最久好么!


樱井反复咀嚼着好友的这句话,感觉脸上又烫了起来。




*


在约好的时间和大野碰面,被大野拉着走了条连路灯都没有的小道,樱井满脑子的疑惑没人解答,然后大野停下了脚步,三两下就翻上了围墙,还蹲围墙上问樱井需不需要他帮忙翻墙。


樱井看着大野熟练的翻墙动作瞠目结舌,“……老师,这样没问题么?”樱井看看大野,又看看那堵围墙,“这是女校的围墙吧……?”


大野在墙头上已经准备跳下去了,回过头冲着樱井闪亮一笑,“没问题!我经常这么干!”


樱井无言以对,跟在大野后面也爬上了墙。站上了墙头才发现这堵墙比自己想象种的要高多了,樱井望着下头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站都有些站不稳。


“翔君,跳下来,我会接着你的。”大野站在墙下张开了手臂。


“……”樱井看了一眼墙下的大野,咽了口唾沫,“要是没接住怎么办?”


“不会的,相信我。”


算了,樱井心一横,闭上眼就往下跳,没有想象中摔在地上的感觉,而是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给搂住了。樱井睁开眼睛,大野笑吟吟地看着他,“我说了我会接住你的。”


听到这话他脸一红,从大野的怀里挣出来,很是不自然地岔开话题,“去、去你画画的地方吧。”




大野带着他去了美术室。夜晚的学校寂静无人,大野把教室的灯打开,樱井问道,“保安不会来么?”


“没关系哦,他们都知道我会在留在学校里画画。”大野说着,拉过一把椅子,“坐么?”


“嗯……”樱井没有坐下,反倒是对美术室里那些盖着布的画板有了莫大的兴趣。


注意到了樱井的视线,大野问他,“你想看看么?”


“嗯!”樱井的眼睛闪亮亮的。


大野弯了弯唇角,将那些盖住画板的布依次揭开,各式各样的画在樱井眼前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画面的框架和色彩其实都是樱井所不能理解的东西,但这些他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在他的眼中构架出了一个完整的形状出来,是能够被夸赞“好厉害啊”的存在。


他也确实这样说了,情不自禁地,看着那些画,脱口而出,“大野老师好厉害啊……这些都是老师画出来的么?”


“会很厉害么?”大野却只是浅浅地笑,“我都是想到什么就画什么,也不是美术专业出身的……”


“真的很厉害啊!”樱井转过身,眼睛晶亮亮地看着大野。


大野看着那双满溢着憧憬的眼睛,心底蓦地一动,一时之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怔了好一会才伸手揉揉樱井的发顶,“你把我夸的太厉害,我会不好意思的啊。”


樱井这才意识到自己和大野之间的距离有多近,面对面,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一个手掌那么点,而且还是樱井他自己凑过去的。樱井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保持这个距离,还是应该退后一点,正犹豫着,却听到大野开了口。


“翔君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呢。”


“欸?”


“翔君有一双让人过目不忘的漂亮眼睛。”




为什么这个人总会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些让人心跳加快的话呢。樱井站在大野面前,僵硬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大野看着他笑了笑,“翔君要去那边坐着么?可以开始画了噢。”


“嗯、嗯,好。”樱井答道,同手同脚地走到椅子那边,坐下。


大野垂眸看着画板上新放上的画纸,指尖还留着樱井发顶的柔软,他拿起了画笔,低着头牵起了一个笑容。




*


在大野找他做模特那次之后,他很久都没有见过大野,偶尔抱着“自己不是因为很久没看到大野老师才去保健教室找他”的心理打开保健教室的门,里面坐着的也不是大野老师,而是一个临时的代班老师。


樱井不知道大野去了哪里,也正是这种时候,樱井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够与大野取得联系的手段,他不知道他的任何SNS,没有手机号,也不知道mail地址。樱井抚上自己的胸口,砰砰在跳的心脏似乎还在寻找答案,寻找那个“为什么他想要找到大野老师”的答案。


“校医最近都不在啊,你知道他去哪了么?”樱井逮住了号称八卦好手的好友。


“校医?”好友一时没反应过来,“噢噢!你说那个从女校过来的校医?他不是最近一段时间去外地研修么?”


“研修?”


“嗯是啊,不过说是研修,我一直都觉得就是一大群校医出门旅游……那样的。”好友突然一拍大腿,“哦对了!说到校医研修,我跟你说,我之前打听到我们这个校医在来女校那边之前,是在男女混合的学校当校医的,他在那个学校有过不少追求者噢。”


“追求者?学校里的女老师什么的?”


“嘛嘛,是有老师喜欢他啦,不过,更多的是学生来着。”好友摸了摸下巴,“据说他转校就是因为被追烦了。”


“……这样。”




听好友讲了那些,樱井接下来的两周都没有再去过保健教室,他也想不清自己到底想做些什么了,只是有一点很明确,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并不是特别想见大野。


但那个人却自己找上了门。


体育课樱井请了假窝教室里补觉,半梦半醒间,教室的门被拉开,樱井听到了有人走进来的声音,以为是同班同学,也没太在意,直到来人拽起了樱井的手臂,把他从睡梦中完全扯了出来。


“……大野老师?!”樱井一瞬清醒,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人。


大野看着他,“我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樱井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给我礼物?”


“你跟我来。”大野不由分说地把他拽起来,拉着他到了保健教室,落锁。


“老师??”他完全不知道大野想要做什么。


“我听代班的老师说,有个男生总会来保健教室,拉开门看一眼就离开。”大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那是翔君吧。”


“不是我。”下意识就否认了。


“那我换个问题吧。”大野拿下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放在了桌上,“翔君喜欢我么?”


“……”


“我是喜欢你的,”大野嘴角弯弯,“从一开始。”


“不过毕竟翔君还是学生,所以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是,我还是觉得告诉你比较好。翔君接受或者不接受都没有关系。”


樱井愣住,咬了咬唇之后摇头,“不是这样的……我……”樱井咬咬牙,揪住了大野的衣领,往自己这边一扯,覆上了他的唇。




*


大野老师你怎么能对高中生...!!




END.




大野老师教师节快乐!!




Heresy.


16/09/10

 
标签: 山组 OS
转载自:pinknife
评论
热度(247)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