鶼鰈(下)

半月命題:情話

CP向:山組/智翔/微量竹马

 

樱井翔的抽屉底,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大野智露出少见的精神十足的样子,灿烂的微笑合着调皮地露出尖角的虎牙,兴冲冲地举起双手比着小树杈,身后是一片蔚蓝无际的大海。

这张照片,是他们去海边旅行的时候,樱井翔为大野智拍摄的。

同样的照片,樱井翔又洗了一张,夹在了钱包的夹层。

他想,也许这个人不论是艺术理念还是为人性格,都如同遨游在海洋中的鱼一般洒脱自由吧。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真正的放他一个自由比较好?

 

 

「...さん、樱井さん?」

「嗯、...嗯?」被呼唤名字的声音拉回思绪,樱井翔昂首,坐在对面妆容简单精致的女方正疑惑地看着他。

啊,是了,在大野智又一个彻夜未归的夜晚,樱井翔终于下定决心答应了东山前辈替他和锦织董事的千金安排的会面。

「...抱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樱井翔连忙调整状态,嘴角挂上彬彬有礼的微笑,脑子里排列起从东山前辈那里拿到的关于女方的介绍,侃侃而谈,「听说锦织小姐很擅长占卜?」

似乎真的被说到了擅长的领域,锦织小姐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采,「是的哦,樱井さん要不要试试?」

说着,便从手包中拿出一叠塔罗牌摊开,示意樱井翔从中挑选一张。

樱井翔本是不相信这些玄乎的东西的,但对方的盛情难却,他还是认真地审视了一圈完全相同的卡牌背面,手指轻轻指了指,「这张,可以吗?」

锦织小姐收起其他的卡牌,在樱井的屏息注视下慢慢翻过对方选择的那一张。

逆位的倒吊人。

「甘愿成为献祭者啊......」锦织小姐看了看卡牌,又看了看一脸迷茫的樱井,了然地笑了出来,「不过既然是逆位的话,樱井さん不如试着换个角度思考一下?」

「诶?」樱井对锦织的发言感到不解。

「我的意思是说,其实樱井さん是有恋...、」

「啊、翔くん...!」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插进了两人之间,樱井抬起头,顿时惊讶的瞠大双眼。

「哟!」大野智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和牛仔裤,如同一个不良少年一般流里流气的冲樱井翔打了个招呼,「真巧啊!」

巧个大头鬼啊你这是什么出场方式啊讲话可不可以更自然一点啊!

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被大野智撞破了相亲现场,樱井翔正准备冲出口的斥责变成了有些局促的恼羞和心虚,不过大野智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一般自然而然的坐到了樱井翔的身边,一把揽过樱井翔的肩膀,冲锦织小姐点头示意,「你好。」

突然冒出来个不速之客让锦织微怔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温婉的笑容,「您就是大野さん吧,家父跟我都很欣赏您的才华呢。」

「哦,是吗。」大野随意地应和着,不顾搂着的人一瞬间的僵硬和不着痕迹的挣扎硬是贴的更近了一些,抬起的脸上绽开了无比灿烂的笑容,「我有打扰到你们吗?」

「没有没有,」锦织小姐摆摆手招来侍应生,「大野さん既然来了,要喝点什么吗?」

「我想喝什么,翔くん知道的。」大野智直勾勾地盯着樱井翔的侧脸,说。

被对方赤裸裸的视线盯的脊背发麻,樱井终于还是败下阵来替大野智点了单,「热牛奶。」

「噗。」锦织小姐掩住嘴轻笑。

大野智撅起嘴,凌厉的视线瞥向身旁的樱井翔,结果罪魁祸首只是微微扭过头去不看他,嘴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得逞笑容。

 

气氛突然变得微妙起来。

樱井翔顾忌着锦织小姐在场,不好对已经窝在工作室近一个礼拜没有回家的大野智发脾气,而大野智则丝毫不顾锦织小姐的存在,自顾自地伸出大拇指揩掉沾在樱井翔嘴边的起司蛋糕屑,「翔くん吃东西小心一点嘛,跟你说过那么多次了。」

说罢将拇指上的碎屑吮进自己嘴里。

锦织小姐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樱井翔放在桌下的一只手偷偷地摸上大野智搁在膝盖上的手背,狠狠地掐了一下,不料被对方反手捉住,抓的死紧。

樱井翔挣脱了两下未果,明面上又不能让坐在对面的锦织看出不妥,只好由着大野智去了,结果大野智更加得寸进尺,五指嵌入樱井翔的指缝,变成了十指交缠的状态。

樱井翔冷下脸,正想郑重的警告对方不要在公共场合乱来,隔壁桌就传来了「啪」的一声响。

三个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看向隔壁桌。

「工作工作工作!你的眼中只有工作!」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岁的俊朗少年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冲对面的人扯开小尖嗓怒吼着,「你有本事就住在工作室永远不要回来了!」

「カズ、嘘...!冷静,你听我解释......」整个餐厅的视线都被刚才一嗓门吸引到自己身上,高瘦的英俊男人露出抱歉的笑容向大家点头致意,伸出手准备拉住少年的手,「我们回家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少年一把甩开他的手,「分手,现在分,马上分!」

说罢便把面前的绿茶......泼向了旁边。

挨着隔壁桌的大野智被淋了个彻底,就连樱井翔也难以幸免地被溅到了前襟。

「啧。」似乎跟预计的结果有了偏差,少年不甘心地咂了下嘴。

坐在对面的男人愣愣地转头,惊讶地张开菱形嘴,「カズ你泼错了啦!」

「我知道!」

不远处的座位上,一个在咖啡厅里还戴着墨镜的男人看到这一幕,默默地端起手中的漫画掩住脸。

「呀!翔くん你怎么被泼到了,没事吧!」大野智做作地对着樱井翔胸前一小块水渍大呼小叫。

樱井翔哭笑不得,怎么看都是你被泼的更加严重啊!

「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隔壁桌的男人走过来一边道歉一边将手帕和纸巾塞到樱井翔的手里,「您跟这位先生先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另一位少年丝毫不客气地将还没有搞清状况的两人往洗手间的方向推去。

 

送走了大野智和樱井翔,性格温柔的男人看向冷静地等着解释的锦织,苦恼地挠了挠头搜索合适的辞藻,「锦织小姐,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你懂吧?」

锦织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这个......」男人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郑重地坐在了锦织的对面,「那什么,我叫相叶雅纪,坐在那边那个人,是我弟。」

相叶雅纪修长的手指指着用漫画挡着脸的墨镜男人的方向,一脸真诚的看着锦织,「要不你俩......认识一下?」

 

 

被少年强行推进了空无一人的洗手间,樱井翔与大野智面面相觑,两顾无言。

明明是许久未见的恋人,却不知用什么开场白来表达对对方的想念。

最后还是樱井翔先挪开了视线,走向洗手台,「智君你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帮你...!」

冷不防地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夹杂着绿茶和牛奶气息的吻凌乱地散落在脸颊与颈侧,樱井翔呆愣了一秒,立刻反射性的挣扎起来,「你...、住手!啊不住嘴!」

被怀里的人挣脱了怀抱,大野智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翔君......」

 

被对方受了委屈一样的表情刺激到,樱井翔一直苦苦支撑的冷静与自持几乎瞬间瓦解,他的脸上露出苦涩的微笑,「是我的错吗......?」

「翔...、」

「大野智,」樱井翔打断了大野智的发言,甚至叫出了对方的全名,「我想我们还是分...、」

 

双手被紧紧扣住强行拖进了洗手间的隔间,耳边是门闩落锁的声音,樱井翔抬起脸,对上把他压制在门板间的男人幽深的视线。

大野智的神情不似平时一般软糯无害,漆黑的眼瞳中透着一股少见的强势,他倾身向前,一字一句清晰地吐露在樱井翔耳边,「翔君...你再说一遍?」

被大野智用这种强硬的态度质问,使得樱井翔原本就积累在心中的烦躁大爆发,他用力地挣开大野智的钳制,无法克制地大吼出声,「再说几次都是一样的!」

「智君,不论是你的作品还是你本身,都让我喜欢的难以自拔,为了跟你在一起,我可以放弃出版社的工作专注的陪在你身边,」像是达到饱和状态的沙包突然破裂,樱井翔的低语像细沙一般徐徐流出,「但是,感情的经营不是只有我单方面的付出就可以的,我也需要你的回应,哪怕只是你出海前的一句报备......」

「是的,你说过,就算我们是恋人关系,也不能过多的干涉对方的自由,但我却因为这份感情渐渐固步自封,如同折翼之鸟,无法重归蓝天......」

「是时候该做出决断的了呢,给智君完完全全的自由,也让我,自由吧......」樱井翔睁大双眼,不让眼底积蓄的水汽有滑落的机会,扯开故作释然的微笑,「智君,我们分手吧......」

将多年来压抑着的想法尽数倾吐而出,樱井翔双手按着身后的门板顽固地不让自己由于过度的无力感而滑到在地,即便真的要走向这样的结局他也希望两人可以是互相理解且洒脱的。

 

然而他对上的,是一张完全没跟上自己节奏的呆愣脸庞。

「等、等等,」大野智花了半分钟消化对方的意思,颇感苦恼地歪着头自言自语,「这个剧本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什么...、?」樱井翔也被这神来一笔弄的一愣,「什么剧本?」

 

「嘛,算了,」不知一个人擅自做了什么决定的大野智愉快地忽视了关于剧本的话题,后退了两步,向樱井翔深深鞠了一躬,「翔君对不起。」

樱井翔眨眨眼,这下换他跟不上大野智的节奏了。

「我今早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你不在家,桌子上还散落着相亲对象的资料以及会面地点,所以才立马找了朋友帮忙,想要破坏这次约会......」

「说实话刚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我很生气,甚至想要马上到你面前质问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做这些,不过,」大野智抬起头,轻轻地拭去樱井翔眼角的湿意,「我现在突然了解了,翔君每次找不到我的行踪时,大概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以前没考虑到我的行为会对翔君造成多大的伤害,是我的错,」大野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认真,「但是,我需要翔君在我的身边,这不是戏言。」

「正因为知道翔君在我的身后支持着我,包容着我,在无数个暗无天日地创作着的日日夜夜我才有了不顾一切坚持下去的动力,我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的创作的灵感,都是翔君的功劳啊。」

「过去我从翔君这边索取了太多的安定感,使得我忽略了翔君的想法,让翔君感到不安,束缚了翔君,那么现在,」大野智牵过樱井翔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翔君愿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慢慢补偿欠你的付出?」

「...要补多久?」樱井翔绷着脸,却被动摇的语气出卖了心情。

「补到你嚷着腻得慌为止。」把樱井翔已经不再僵硬的身体揽入怀中,大野智闭上眼睛拍拍那颗发质柔顺的后脑勺,由衷地开口,「对不起。」

犹豫了一阵子,还是抬起双臂回抱住比自己还要瘦削一些的身板,樱井翔一边无奈着自己对大野智的没辙一边闷闷地开口,「这些,也都是剧本?」

大野智严肃地摇了摇头,「不,都是我原创的。」

「那你......」怎么保证以后不会再让我如此不安?

「这次的个展的主宣作品已经完成了哦,翔君。」大野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樱井翔疑惑地抬起头,对上满是自信的眼眸,了然地笑了出来。

对大野智来说,最动人的情话也许不是单纯的语言,而是真正的陪伴。

就像我不管游的多远,目的地永远是你的身侧。

 

 

偷偷摸摸地把放在洗手间门前「清扫中」的牌子挪开,相叶雅纪有些不安地朝里望了望,「都进去这么久了......」

「别看了,只要按照我的剧本演,什么矛盾都只是LV.1的板栗仔,踩一脚就解决的事儿。」二宫和也低着头一边打游戏一边悠闲地开口。

「可是在你把原本要泼向樱井桑的绿茶泼了大野桑一身的那一刻,剧本就已经乱了。」一只手拍上二宫和也的肩膀,松本润冷静地吐槽。

「啧,」二宫和也咂了下嘴,「那是大叔非要坐在外边,再说泼他俩谁不是泼。」

「对对,能给他们俩制造独处的机会就可以了。」相叶雅纪也赶紧出来圆场,「对了松润你怎么过来了,锦织小姐呢?」

松本润帅气地摘下墨镜,挑了挑浓眉,「明天下午一点,惠比寿花园广场。」

「萨苏噶J。」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同时比出了大拇指。

 

 

「哟!樱井君今天心情不错嘛。」东山调侃着这个一直很看好的后辈,「跟前些日子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难道是事业感情两丰收?」

「前辈别这么取笑我了,我这次是来给您过目这次个展的主宣作品的。」樱井翔游刃有余地应和着前辈的话,将手中的图稿交给东山。

「哦!」看到图稿的那一刻东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由明亮的蓝色构成主色调的碧海青天似乎在交接点连成了一片,白色的海鸟翱翔在空,墨色的鱼击出海浪,两个不同的物种在画面上却形成了绝佳的一体感。

「好,这次个展的主打,就定为它吧!」

「是!」樱井翔带着自信的笑容重重点头。

「对了,关于锦织小姐有了心仪对象的事情我向你表示遗憾......」东山有些犹豫的开口,「但是重返出版界这件事......」

「谢谢前辈的好意,」樱井翔郑重的鞠躬,「不过我对于现在的工作,还是热恋呢。」

听到樱井翔这么说,东山也不再强求,「好,我还是希望,你能走自己想走的路。」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樱井翔再一次礼貌的鞠躬,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出版社,樱井翔站在十字路口等待路灯亮起,突然手机提示收到了讯息。

樱井翔点开讯息,是一张琥珀鱼的图片。

【今晚就决定吃它了![烟花]】大野智使用的表符依旧不明所以。

樱井翔看着一脸呆滞的琥珀鱼,情不自禁地喷笑出声。

【好。】他简短地回复了讯息后,按下退出键。

 

手机的桌面壁纸是一片蔚蓝无际的晴空大海,樱井翔和大野智靠在一起一人比着一个小树杈,笑的开怀。

 

 

 

东之比目鱼,不比不行,南之比翼鸟,不比不飞,谓之鹣鲽,其喻情深。

 

 

END

 

 

非常荣幸可以和亲爱的 @鞠 一起完成这次的接文w 希望以后还可以有更多的合作~XD

 

 

                                                                                                 木白


评论(14)
热度(224)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