鶼鰈(上)

半月命題:情話

CP向:山組/智翔

 

    爾雅釋地:「東方有比目魚焉,不比不行,其名謂之鰈;南方有比翼鳥焉,不比不飛,其名謂之鶼鶼。」

 

 

    鬧鐘響,櫻井醒在鋪著深藍色床單的雙人床上,伸手按了鬧鐘,眼角的餘光看見旁邊一點皺褶都沒有枕頭,知道大野又是一夜未歸。

    櫻井又閉上眼睛,回憶一下昨晚的情形。

    其實也沒甚麼好回憶的,千篇一律的,那人晚上十點左右發了訊息說有靈感,要多畫一下,請櫻井不要等他,自己先睡。

    

    眼睛很乾澀,身體也很沉重。

    雖然理智告訴身體,就別等了,心,還是放不下。

 

 

    櫻井原本就是個生活井然有序的人。

    懂事後就養成的習慣,工作、旅行、休息睡覺都是按著日程表分秒不差地進行,周圍的人還給了他計畫魔人這樣的綽號。就是親朋好友跟他抗議過他的時間表一點喘息的空間都沒有,跟他在一起壓力很大,他也理直氣壯地反駁道這樣運用時間比較有效率,沒有甚麼不好。

 

    的確沒甚麼不好,家世良好、嚴謹認真如他,考上了第一志願的大學,得到了夢想中的工作,像隻志得意滿的鳥,總是能飛到想去的地方,以為甚麼都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直到他相遇了大野智。

    

    

    愛情最初時的新鮮感與力度,足以改變一個人長年的生活習慣,化成動人的體貼。

    一起醒來的早安吻;各自工作時通報行程的簡訊;相約用餐地點時見面的微笑;一起晚安的耳鬢廝磨.......,就連繁瑣無趣的家事,兩個人也可以一邊胡鬧一邊完成地樂在其中。

 

    這樣的熱戀維持了多久?一年?一年半?記得在哪裡看見,說愛情的保鮮度通常是兩年。櫻井一直記得交往後大野第一次徹夜未歸兩個人的吵架。說吵架也不全然,因為他們兩個人都不是那種會對著別人大聲說話的性格。櫻井自認理智又冷靜地列出了好幾條不想大野為了創作整夜不睡不歸的理由,希望對方不要再這樣讓自己擔心,大野努力解釋著,說靈感這種東西如果當下不把握下來,就不知道何時可以再浮現。櫻井仍不死心地說著,睡眠不足會影響隔天工作,對身體也不好,甚至連自己已經習慣大野的體溫跟打呼聲這種理由都搬出來要求對方,就看著大野垂著眉眼勉為其難地承諾會盡量努力。

 

    盡量努力是多久呢?!二個月?三個月?

    第二次,大野出門釣了整夜的魚,海上沒有訊號,所以一整夜也找不到人。就在櫻井清晨想著是不是要報警的時候,大野抱著一冰箱的漁獲興高采烈地回家,一點都沒有發覺戀人的黑眼圈跟蒼白的臉色。加倍的失落感與挫敗感爬山倒海地朝櫻井湧來,第一次深深感受到,愛情裡無法掌控的那部份讓自己心慌。

 

    這回他們真的吵架了。

    「櫻井翔!就是我們交往,你也不能連我的生活都要干涉。」

    「你能不能懂我一個人在家擔心你、找不到你的心情?你到底跟誰出去?做了甚麼?你真的是去釣魚嗎?還是你有其他喜歡的人?」

    「沒能先告訴你是我不好,我以後會注意。但是你應該要相信我的。」

    「你連一個承諾都沒辦法做到,要我怎麼相信你?」

    「你對我就那麼沒有信心嗎?」

 

    不是的,大野智。

    是我對自己沒有信心。

    你是大海裡,最斑斕燦爛又自由無束的一尾魚。

    而我跟你在一起後,卻變成折了翼的鳥,再也沒辦法隨心所欲地飛了。

 

*    

 

    櫻井翔原本是大野智的粉絲。

    大學畢業如願進入了出版社,工作態度跟專業能力都倍受肯定,和長官同事的相處也都融洽。第一次東山編輯長讓他獨當一面的案子,就是擔任大野智作品集的責任編輯。從封面的設計、內容的安排與文案,甚至到個展的文宣,都是由櫻井翔全權負責。

    由於是第一次被委以重任,櫻井很用心地做了功課,認真仔細地去了解大野智這個藝術家,還沒有見到人之前,就已經被他的創作深深吸引。不論是神情豐富誇張的小泥人塑像;令人目不轉睛的細密畫;一些生活素材隨意搭配卻別有寓意的裝置藝術,生動活潑的人像畫......,都讓小時候就被美術老師宣判沒有藝術細胞的櫻井讚嘆又佩服。資料說大野智書只讀到國中,後來斷斷續續做了很多不同類型的工作,去劇場演舞台劇;去麵包店當學徒;去超商打工......,甚至還當過一陣子男公關。直到陸續好幾個作品在海外得獎終於知名度大開,成為日本藝術界的新寵兒。東山さん說出版社的老闆是大野智的狂熱粉絲,好不容易爭取到出版他作品集並開展的企劃,如果櫻井這個案子做得好,相信也是他在出版社裡平步青雲的好機會。

 

    敲定了第一次要跟大野會面的時間,對方跟櫻井約在了工作室碰面。在櫻井原本的想像裡,對方可能是一個渾身刺青或者穿洞,染著五顏六色頭髮穿著誇張的新派藝術家,給自己心理建設了,千萬不能被對方的外表嚇到,即使從小循規蹈矩的自己對外貌新穎的人最是苦手。謹慎地去買了名店的布丁當伴手禮,準時地出現在對方工作室的門口,按了好一會兒門鈴沒人應,手機也沒人接,翻了手帳確定自己沒記錯日期,發現工作室沒鎖門,決定鼓起勇氣自己推開門進去......。

 

    沒有甚麼奇裝異服的人,只有一個穿著大賣場販售的白T恤、卡其褲,頭髮也修的短短的,可以清楚看見後頸的線條,縮著身子皺著八字眉倒在工作室地板上,喃喃地說著又累又餓的年輕男人。

 

    櫻井後來自己回想,初見大野的那一面,大概就激發了自己血液裡身為老大喜歡照顧人的母性特質,沒有辦法丟下這個人不管的念頭,讓自己義無反顧地,投入了這段感情中。

 

 

    「うまい!」

    

    櫻井端坐著看著大野把超商買的咖哩飯吃得津津有味,連盒子邊上的咖哩醬汁都舔乾淨了,像隻餓很久又貪食的貓。然後再一口氣吃光了他帶去的六個布丁,才總算活了過來的樣子。

 

    「大野さん要喝點茶嗎?」恭敬地把茶水遞過去。

    「謝謝!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大野笑著灌了一大口綠茶,「你說你叫櫻井......?!」

    「櫻井翔,這次門河出版社派我做你作品集的責任編輯。」

    「那今後就要麻煩翔君了!」秀氣和善的小圓臉,笑的時候會露出小虎牙,再自然不過地改了稱謂:「而且翔君好帥,臉完全是我喜歡的類型。」

 

    櫻井一直知道自己長得不差,學業成績也出色,從小到大的情人節或聖誕節,不知道收過多少次的告白。那些低著頭紅著臉絞著手指等待自己回應的女孩子們,看著他的眼神總是帶著那麼一點崇拜跟迷戀,雖然滿足了虛榮心,卻不曾真正被誰打動。

    

    大野智的眼睛看著他時,並沒有崇拜跟迷戀。

    但是瞳孔裡的微光、眉眼的弧度、說著翔君好帥的薄脣,嘴角還沾著一點布丁的模樣,後來好一段時間,櫻井回想起那個畫面來,都讓他臉紅心跳。

 

    

    個展與作品集的企劃開始,櫻井跟大野的互動就頻繁了起來。

    挑選合適的作品出來拍照;安排棚內景、棚外景;聯繫攝影師,後續的排版與修改......,確認展出的場地、場內布置、海報的設計到官方的宣傳新聞稿......,所有的工作櫻井都親自參與,一周內就要跟大野碰好多次面。櫻井發現大野對生活的態度很隨興,創作起來日夜顛倒還是一整日不吃不喝都是家常便飯,後來櫻井就學乖了,去找大野時總不忘帶點外賣的吃食,免得初次合作的案子還沒完成,對方就已經先餓死;期間甚至還用自己的錢先幫大野繳了水電費,因為這個人忘記自己到底多久都沒繳了,直到工作室被斷水斷電才發現事態嚴重。但是這是這樣的大野卻對作品的要求卻很高,任何一點點不滿意的地方都不輕易妥協。已經就要送初稿印刷的作品集,卻在前一天跟櫻井說有幾張照片還是想重拍,嚇得櫻井拚了命聯絡印刷廠暫停作業、找攝影師,租不到攝影棚只好直接去大野的工作室拍攝,還要充當助理小弟,幫著打光搭景跑腿,忙得人仰馬翻。

 

    等到美編人員把更改後的排版給大野確認無誤後,櫻井鬆了好大一口氣直接癱坐在大野的工作室地板上時,有人彎下腰來,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他。

 

    個展的慶功宴結束時,分不清是借酒裝瘋還是壯膽,被長官命令護送大野回家的櫻井,在對方擁著他倒在床上時,他也沒有拒絕。

 

    隔日,櫻井就向出版社提了辭呈。

    只因在一夜纏綿後,大野在耳邊說了:「翔君來當我的經紀人吧!這些日子,我發現我沒有你不行。」

 

    愛情開始的時候,像是欲罷不能的癮。

    一句〝喜歡〞都沒有的告白,卻像是最動人的情話,所有的盲點疑點都被忽略,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泛著傻氣的甜。

 

*

    時隔七年,大野智準備開第二次的展。

 

    櫻井忍著大野好幾夜未歸的煩躁,稱職地扮演經紀人的角色,為了提神放棄平時愛的拿鐵,蹙著眉在街角的咖啡店裡吞了兩杯黑咖啡後,來到了先前的公司門河出版社。前長官東山已經是出版社的董事職了,櫻井雖然離開出版社,但因為工作的緣故一直仍跟東山偶有聯繫。東山聽說是大野的展,親自接待了櫻井,洽談新的作品集出版的事宜。

 

    「這幾年大野さん的創作變柔和了呢!」東山翻閱著櫻井帶過來的初稿圖片,「跟七年前那種充滿張力跟衝突的表達不太一樣了。」

    「是嗎?」櫻井露出社交場合上合宜的微笑,心裡卻暗自流了一把冷汗。

    身為跟大野最親近的人,大野的創作風格改變了甚麼?自己竟一點都沒有察覺。

    「大野さん很了不起啊!藝文界一直都有他的消息,跟頂尖的藝術家一起合作慈善義賣;到海外展出大獲好評甚麼的,三年前就有再邀請他開個展,但那時候你們說還沒有開展的規劃,所以婉拒了,總算這次是他本人又有意願。」東山看著手上的圖越發興致高昂,抽出其中一張細密畫:「這張圖拿來做成周邊商品,肯定大賣的!」

    看著東山抽出來的圖稿,櫻井這下連虛應的笑容都擠不出來。

    大野為了完成那張圖花了多少時間跟心思,他比任何人的清楚。但是大野有多投入創作,也就有多忽略他;有多忽略他,說不出口的沮喪就有多大。

    「嗯......但我覺得這裡面要選出主要宣傳的作品,好像還差了那麼一點......?」

    「他還在畫,應該近日會完成,我會盡快送來這邊確認。」櫻井客氣有禮地回應著,告訴自己身體裡湧上來的酸楚,應該是黑咖啡的緣故。

    「那就麻煩你了!這幾年大野さん能夠在藝術界維持聲勢不墜,圈內人都知道你這個能幹的經紀人也是功不可沒。」

    「沒有的事,我只是盡我的職責而已......。」

    「想你當初提出辭呈真是把我嚇一大跳,放棄穩定又有前途的工作說要去當藝術家的經紀人,那可是個大賭注啊,不過你算是押對寶了。」東山想起了七年前櫻井辭職的回憶感慨不已,年輕真好啊!有些事肯定只有那個年紀才能做得出來。

    「啊!今天找你來還有另外一件事,」東山打開桌子旁的抽屜,拿出了一只漂亮乾淨的A4尺寸紙袋,「櫻井君也32歲了吧!我們出版社的錦織董事有一位27歲的女兒,說想找對象呢!我跟對方提起你,對方表示很有意願。」

    「照片資料都在袋子裡,你回去看看,下回抽個時間碰面。」東山的語氣雖然和氣,但仍聽得出不容拒絕的強勢:「這年頭,藝術家的發展都很難說。你要是跟錦織さん的女兒結婚,將來要回出版界也是不無可能。說真格的,藝術家的經紀人這種工作,到底不是長遠之計。現在工作也不好找,以你的年紀資歷要是有一天想要再回業界,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為自己打算打算吧!」

 

 

    櫻井踏出出版社,抬起頭用力地深呼吸好幾下,壓下滿肚子黑咖啡與胃酸的反撲。

    手上那只袋子異常沉重,裝的不只是一個相親對象的資料,還是一個關乎未來的選擇。

 

    ---藝術家的經紀人這種工作,到底不是長遠之計。---

    ---現在工作都不好找,你要是有一天想要再回業界,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是的,檯面上大家都知道櫻井翔是大野智的經紀人,因為欣賞大野的才華,放棄了原本的工作,和大野一起在藝術界占得一席之地,是他的幕後功臣。

    除了極少數的家人至親,沒有人知道他還是大野的伴侶、住在同一間屋裡、躺在同一張床上,而贊成這份關係的人更是寥寥可數。

    東山的話櫻井早在幾年前就想過,跟大野討論,那個人總信誓旦旦地說:「翔君,相信我我一定養的起你,出版業不缺一個櫻井翔,但是我需要你在我身邊。」

 

    愛情溫度高的時候,這樣的話就像一帖容易入喉的藥,喝了就可以安心一陣子。一旦愛情冷卻了,嘗起來就變的苦不堪言。

 

    出版社外牆的藝文活動看板上,已經揭載了3個月後大野智個展的活動預告,還不顯眼的廣告文案寫著---跟隨大野智暢游藝術的海洋。

 

    櫻井苦笑。

    智君!不只是我,大家都知道你是像魚一樣的人呢!

    現在的你,真的還需要我在你身邊嗎?!

 

TBC.


评论(9)
热度(210)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