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樱花树下

*二月上命题:樱

*大概是SO?

*不知道这种很久以前写的能不能投稿


    那是一个清新怡人的早晨。

    绿意盎然的盆栽倒映在小小的鱼缸中,衬得两条小鱼愈发自由自在。客厅到玄关的走廊里,金色碎发的少年唤作樱井翔,他单手捏住牛奶盒,咕咕地灌下几口,顺便将空盒子投进垃圾框中,表情里净是精准投篮的自鸣得意。

    「诶,不要乱动啊小翔,再动就测不准了哦!」站在一侧替他测量身高的另一名少年是樱井的哥哥,全名大野智,有着圆圆的脸颊和上翘的眼尾。他轻轻拍了拍樱井乱糟糟的头毛,表面装作不高兴的样子,然而宠爱黏腻的眼神却出卖了他弟控的本质。

    被大野拍头后的男孩子瞬间收敛起调皮的样子,但那双大大的眼睛却格外精神,他抓住哥哥黑色的浴衣下摆,小幅晃动着身体对大野撒娇。

    「所以我现在有多高嘛?」

    拔高的少年音带点青涩却异常好听,钻到大野耳朵里更是春风般清爽而迷人。他不动声色,用那圆乎乎的脸凑近樱井,鼻尖与右耳相贴,热气抚过粉嫩圆润的耳垂。

    「唔……让我看看啊。」

    大野的声音糯糯软软的,不仔细听其实很难听懂,但樱井对这样的声音从小就毫无抵抗力,此刻被撩得心里酥麻酥麻的,好像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扑腾出一只座头鲸,翻滚出一波惊涛骇浪。

    「都说了别动了嘛。」

    见樱井仍然兴奋得扭来扭去,大野轻轻捏了捏樱井窄腰处充满能量的背阔肌,立刻便让这只不安分的小猴子腰背挺直得像一名受了多年训练的军人。

    身子绷得笔直不敢乱动,面部圆溜溜的大眼睛上下转了转,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学生会长在哥哥面前表情丰富得异常好懂。

    「多少多少?」

    身后的墙壁上竖着一条笔直的尺子,上面有樱井和大野从小到大的身高记录。大野又贴近了几分,颤抖着读出樱井现在的身高。

    「一米……六……六……」

    『哦耶!』

    悄悄在心里比了个胜利小树杈,又大又圆的眼睛由于下目线的关系而微微眯着,瞳孔里映出微微踮脚才能看清墙壁刻度的哥哥,樱井嘴巴的弧度咧得更开了:「呐、哥哥,这个月喝牛奶以来我长了三公分哦!牛奶~真棒啊~」

    樱井摇晃着脑袋、大摇大摆跳到大野身边,为着长高这一人生中最重要的事而得意洋洋,银色的耳环也跟着脑袋一晃一晃的,煞是可爱。

    大野被樱井的样子逗笑了,忍不住撇嘴一笑,但耷拉的眉毛令他此刻的表情有一种哭了的错觉。

    「看你这高兴的样子。」

    他踮起脚替樱井将蓬松的头发一根根梳理开来,不到三分钟,一头乱发便妥帖得根根分明,发尾上翘,衬得本就唇红齿白的樱井更加帅气英俊。

    末了,大野将樱井起皱的衣角拉平,又抚过他眼前细碎的刘海。

    手指向下拂过樱井黑色校服前扣得工整的纽扣时,大野稍微犹豫了一下。

    『第二颗纽扣,还好好留着呢,真好呐……』

    他这样想道。

 

    如果要理清樱井翔和大野智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大野自己也说不清楚。

    儿时隔壁每天拿着扫帚仔细清扫楼梯的小弟弟,圆圆脸笑起来有尖尖的小下巴,眼睛乌黑发亮,好似会说话——像是一块清新雅致的太妃糖,又恍若一晚黏稠多汁的酸梅汤,令人沉湎其中、甘之如饴不能自拔。

    每天最开心的事情,便是睁着大眼睛,嘟着嫩红的小嘴在大野后面叽叽喳喳个不停。

    但就是这个看起来聪明伶俐,几乎是家人一般的发小,樱井,却在一个云淡风轻的正午,被和蔼的母亲牵着小手领进了家门。

    「呐、小智,小翔啊……他爸爸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所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弟弟了哟,要好好相处啊……」

    妈妈淡雅连衣裙旁的樱井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眉目间写满伤心愁苦,平日如钻石般反光的双眼迷蒙,鼻头红红的,抿着嘴的样子可怜极了。

    「弟弟?」

    大野无意识小声重复妈妈的话,却搞不清楚小邻居突然变成家人的原因。

    「哥哥!」

    樱井眼眶中不停打转的泪珠仍未散去,软绵绵的小人整个钻进大野怀里,将他抱得紧紧的,仿佛樱井那小世界的中心里只有大野一人。

    大野用双手回抱住樱井。

    「爸爸、和妈妈,都不在了……呜哇……我、好孤单……」

    『再多的拥抱都不能温暖低声抽噎的小邻居吧,怎么样才能解除他的痛苦呢?』

    他抬起头,被透进玻璃的阳光刺得晃花了眼,光线透过小小的手,变得瘦瘦的,与年龄不符的愁苦浮上心头,仿佛失去双亲的不是樱井,而是自己。

    如此认知下的刺痛感令他微微弓起身子。

    『如果能保护他就好了。』

    小小年纪的大野突然意识到了『男子汉』的真正意义。

 

 

    「呐、哥哥,我在门口等你,你也快一点嘛!」

    樱井的声音澄澈透亮,带着少年到成年过渡时特有的质感,把大野的思绪从遥远的过去拉回现实。转头却见樱井叼着面包片在玄关慌慌张张将双脚往鞋里塞的模样,眼前的影像与满脸通红拉着大野衣角躲在身后的小男孩一丝不差地重合在一起,令他不由一哂。

    「啊啊,好的,」慢吞吞将餐桌上的残羹收拾干净,大野换好制服,在弟弟的催促下慢条斯理检查完门窗后才蹦上樱井自行车后座。

    清晨的空气是湿润的,微风吹过大地,吹拂着路人的面颊,樱花瓣洋洋洒洒,吹进大野心里,有如樱井明媚灿烂的笑容,温柔得能滴出珍珠的眼睛。

    为了不给工作忙碌的父母添麻烦,年纪小小的大野总是主动承担起照顾樱井的责任,这令本就少言寡语的他身上又多了几分少年老成,但喜好自由的个性哪是可以拘束住的,沉稳的表面下其实还是那个随性的大野。

    就好比现在,明明是年长一年的哥哥,却要弟弟骑自行车载着上学什么的……

    晨光熹微,樱井载着大野穿过蜿蜒曲折的小路,车轮沙沙作响,碾过樱花瓣堆起的厚软,淡雅的香味在空气中浮散,像樱井身上的体香。

    「真是的,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和我交往啊!」

    自樱井来到大野家里后,最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要做大野的恋人,但大野心里是不以为然的。一方面,他并不确定樱井的这份喜欢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玩笑,另一方面,朝夕相处的两人早已知根知底如真正的亲人一般亲密,如果两人在一起,自己对樱井抱持的感情是否纯粹也有待考究。

    最后就变成了一个主动出击一个圆滑躲避的死循环。

    十年的时光足以改变很多事,就比如与樱井一同走过的成长之路一样模糊却存在。

    打雷时温暖的怀抱、高烧时清淡的米粥、清晨牵手而行的背影,这些美好温暖的片段交织出他们的童年和青少年,事到如今,觉得害羞得说不出口的事情大概接近于零。

 

    你看,连告白这样纯情甜蜜的场合,都在樱井的狂轰滥炸之下令大野变得习以为常。

    『啊……如果同意的话,会怎么样呢?』

    大野抬起头。远处成簇的樱花连绵一片,像极了漂浮在空中粉红色的巨大棉花糖。搂在樱井腰部的手部力量变大了几分,他悠悠开口道:「可以哦,和你交往的话。」

    「诶?!真的吗?!诶?哥哥不是骗我的吧?!」

    平稳行驶的自行车猛地颠簸了一下,樱井来不及稳住心神,只堪堪能将像醉鬼般摇晃行走的车子扶正。他刚要开口庆贺,只听大野继续说道:「等你的美术课能够拿到及格的时候再说吧。」

    打趣和揶揄不带一丝隐瞒,大野搂住樱井,身体前倾,整个身子就那么靠在黑色制服包裹的后背上,由于心情颇佳的关系,无声轻笑时胸腔的震动透过肌肉与肋骨传到樱井砰砰跳动的前胸,令他愈加懊恼。

    「噫……哥哥好没有诚意啊!这样的条件,根本就是完全没有要交往的意思吧?」

    大野软乎乎地笑了,同时不忘大方承认那调侃戏谑的小心思,「唔、或许是吧。」

    「诶……」樱井故意摇晃身体,拒绝大野越贴越紧的身体,连带着声音也带上了气急败坏。但他那聪明的脑袋突然间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呐……我说,换一个条件怎么样呢?当我的身高超过哥哥的话,哥哥就接受我怎么样?」

    大野脑海里又闪过了第一次与樱井见面时对方稚气的脸庞和比同龄人矮小的个子。

    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大野的嘴角划过轻云般淡淡的笑。他眯起眼,难得认真地回答樱井。

    「如果真的超过我身高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和你交往好了。」

 

 

    樱花纷飞的日子里许下的约定,在樱井飞速拔高的身长与充满期待的眼神中令大野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呐、我说,」大野将软管开口用拇指堵住,略带苦恼地望向蹲在一旁认真除草的樱井,「虽然你一直说想要成为我的恋人什么的,可是……我是男的啊。」

    水流遇到阻力,绽开为朵朵晶莹透亮的银色珍珠,洒在小院里青色墙壁的藤蔓上。正值蔷薇开放的季节,椭圆的绿叶边上是一簇簇粉红,在水滴的滋润和阳光的沐浴下,娇嫩而纯粹地依偎在一起,从墙内延伸到墙外去。

    「我、我知道你是男的啊,我又不傻,」樱井放下手中的小铲子,随手抹了抹脸,却由于忘摘手套而令娇好的面容变成了一张大花脸。他抬起头,撅起饱满红润的唇,由于上目线的关系,双眼显得又圆又大,像初生婴孩般纯净明亮。「但是,只要一想到哥哥,这里,」他指了指胸骨上端靠近第二肋骨的位置,不好意思地偏过头,露出洁白的后颈。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的皮肤,由于紧张而掺进一丝粉色,好似有魔法般令人起了想要亲口尝一尝的冲动,「这里就会突然变得扑通扑通地跳,而且……全身也会不对劲……就好像看到金发美女一样的兴奋,小、小樱井也会不受控制地站起来……」

    『啊、果然是这样吧。』

    大野心里的热度立刻褪去了几分。满墙绽放的蔷薇花气味浓郁,梵音如缕的香气在微风的助力下从院落里溢出来,四下飘散,好似天空中飘过的云彩那样摸不到、碰不着。

    『掺杂着友情的亲情,看上去确实很像爱情那样纯白如雪。』

    而且,小樱井什么的……大野低头一笑,阳光洒在棕黄色柔顺的发梢上,令他整个人都带上了懒洋洋的模样。他关上不断涌出清水的闸门,将软管一圈圈缠绕在藕臂上,与桡骨连接的肌肉使上了力,显出蜿蜒的青筋,煞是好看。

    樱井看得有些呆,喉头不由自主上下吞咽了几下,却在下一秒被大野那落在额头的两指戳到,猝不及防之下,双眼条件反射紧紧闭了起来。等到再次睁开眼时,大野那张红豆面包般软绵绵的脸上早已换成了毫不在意的笑。他把软管扔到一边,自个儿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拍拍身侧的石头叫樱井也坐,「小翔啊,以后不要再说容易令人混淆的话了,会被当做笨小孩的。」

    这下轮到樱井不开心了。从不在大人面前耍小性子,唯一能够撒娇的对象只有大野了吧,他心里闷闷的。越想越生气的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整个人扒住大野不撒手,略显无赖地拼命攫取对方身上那草莓牛奶般酸甜的香气。

    情绪波动过大的结果便是樱井连说话都开始吐息不畅了。他不顾大野的挣扎,连连发问道:「难道哥哥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吗?所以根本没把我当做恋爱对象在考虑吧?明明每次都很认真的在告白啊……」

    「所以小翔在变相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吗?」大野拧不过一身怪力的樱井,也知道对方在自己面前胆小得做不出过分逾矩的事情,索性放弃挣扎,安然落在这个名义上该叫做弟弟的人怀抱中,说出来的话却一针见血。

    「我、我也不知道啊!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喜欢着哥哥的事实……」樱井将光洁饱满的额头贴在大野头顶毛绒绒的棕色软毛中,好像在强忍着什么,连带语气里也带上了一分委屈,仿若被大野的问句戳的体无完肤:「如果这就要被当做同性恋的话,那就算是吧。」

    兴许是樱井瓮声瓮气的样子太过于惹人怜爱,大野情不自禁屈起双肘轻轻搭在樱井瘦弱的脊背上,不能让自家弟弟受委屈是大野的底线,就算是作为哥哥的自己也不行。于是,他硬着头皮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小翔又是怎么注意到的呢?」

    「咦?那个……虽然从小就被哥哥强迫着玩新娘游戏时扮作哥哥的新娘,但真正意识到喜欢哥哥,大概是第一次自(慰)的时候吧……脑子里只能想到哥哥的样子,然后第一次就这样(射)出来了……」

    没料到大野会对自己的喜欢有了回应,心中本来是窃喜的,但大野的问题,却令他仿若置身于公司新人面试的场合下,稍有不慎便可能满盘皆输。爱一个人或许本来就是这样吧,因为喜欢,便有了计较得失。樱井怕大野误会自己,连忙补充说明道:「所以……我确定自己一定是喜欢哥哥的!」

    「就、就这些吗?」大野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多说。

    「唔……嗯,就这些吧。」

    「这根本就是小翔误会了啊!」

    「嗯。诶?!」

    「小翔真的不是喜欢我啊!你搞错了!」

    「才、才不是搞错啊!」

    「那个啊,只不过是因为小翔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暗恋的女孩子,脑海里具象化不出姓幻想的对象……每天和我朝夕相处,所以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我而已。」

    「诶?!才不是!!!才不是啊!!!就是因为我喜欢哥哥嘛……」

 

——END——


评论(4)
热度(50)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