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甜食的男子(伪)-山组

※命题:甜食男子

※OOC,山only

※某人说看前半是OS,但我自己写完到最后仍然不觉得有分左右,大家就自己口味食用就可以了,请不要太过在意细节。

 

我的名字叫做樱井翔,作为樱井家的长男,父亲希望我能够展翅翱翔成为立派的男子汉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甜食什么的是给女孩子吃的。男子汉就应该吃咸的!」

「所以才说翔酱一点也不可爱呐。」

从我眼前夺走切件芝士蛋糕的正是我的秘书,二宫和也,工作能力无疑是堪称完美的,但性格可以说是相当恶劣,虽然本质不是坏的,但总是很喜欢捉弄人,平时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总是没大没小地翔酱翔酱地叫我。

「然后呢,接下来还有工作安排吗?」

「今天的工作已经全部结束了哦,不过明天是夫人的生日,礼物……」

「嗯,已经准备好了。」

「不愧是Mr滴水不漏,蛋糕和花已经订好了,明天会先拿好放到你的车上的。真的不试试吗,我可是排队排了很久才买到的哦。」

那个总是嫌自动门反应不够快伸手去感应的人,居然会去排队买蛋糕?!真的只是出于好奇,下班后我一个人驱车到了那家据说是全东京最好吃的蛋糕店【大野丸】,这名字真的好想吐槽啊,而且logo不是蛋糕居然是一条鱼,不过也多亏这奇葩的名字和logo,只看过一眼就记住了。

「你是来买蛋糕的吗?」

突然出现的小哥,穿着有这家店logo的围裙,应该是店员吧,吓了我一跳,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稍微真的只是稍微与稚嫩的脸有那么一点点不搭。

「不,我只是路过。」

「诶,是嘛。」

呃,稍微有点消沉的样子真的让人无法忽视呢,所以就当是日行一善吧。

「既然一场来到,不如就进去看看吧。」

「嘻嘻嘻,不是我卖花赞花香哦,我们家的蛋糕很好次的哦。」

啪地瞬间点亮表情稍微有点可爱呐,虽然对方是男生,用可爱这样的形容词似乎有点失礼,但除了可爱之外似乎找不到更适合的形容词了。

「可以的话,麻烦引一下路。」

「当然了,这边请。」

是因为肤色的错觉吗,还是因为刚刚喝过的关系呢,总觉这位小哥散发着淡淡的可可的味道,总觉得甜甜的,工作了一天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感觉放松了下来。

「o酱,可以准备关门了哦。」

穿着同样围裙的一个青年拿着打扫的工具走过来。

「啊啊,aiba酱,还有客人在哦。」

为我带路的小哥连忙向他挥着手似乎在向他打眼色,刚刚一直藏在围裙兜里的手,小幅度地挥着,牙白,被萌萌袖击中了,以前总觉得男生这样太女孩子气了,但这位小哥却正正适合呢。

「我是不是妨碍到你们打烊?」

虽然已经进来了,我也没打算空手而回,但姑且还是礼貌的问一下以显示作为成熟男人的风度。

「完全没有,客人请慢慢挑选,aiba桑麻烦你进来帮我一下。」

一个身穿白色制服围着半身围裙的浓眉大眼帅哥从里屋走了出来,看衣着应该是糕点师吧。可可香气小哥,啊,o酱一副得救的样子,元气小哥——aiba桑就像耷拉着耳朵的小狗一样跟着进了里屋,三人彼此的地位一下子明白了。

可能是快要打烊的时间了,所以店里除了我一个客人和小哥店员之外就再没别人了,可这不是人气蛋糕店吗?

「听说你们的芝士蛋糕每日限定要排队购买,看来今天没口福了。」

「诶嘿嘿,也是托大家的福啦,芝士蛋糕确实今天已经完售了,但今天推荐是手工巧克力和布朗尼蛋糕,我们采用的是精选的可可粉,甜而不腻略带甘苦,即使是不爱甜食的人也会喜欢的口味哦。」

那一张一合的小嘴涂了润唇膏,水嫩水嫩亮晶晶的简直就像……

「布丁一样……」

「布丁?啊,您想买布丁吗,我们家的布丁啊……」

糟糕,居然一不小心说了出来……

「不不,我要这个就可以了,麻烦你了。」

总觉得今天的自己太奇怪了,拿着精心打包好的蛋糕我像逃跑一样离开了蛋糕店,一直在自我反省自然也就错过了可可香气小哥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了。

 

###

附近的小学放学铃声响过之后,公园渐渐热闹了起来,放学部的大野智在爷爷奶奶的面包店帮忙,面包店就在公园边上,除了早上之外现在也算是一天之中最忙碌的时候了。

-sakura酱总是喜欢和女孩子一起吃甜点蛋糕什么的,咦,娘娘腔,噗,我们不要跟他玩啦。

-才不是娘娘腔!!我是男生啦!!才不是sakura酱,我是sakurai sho君!!!

原以为只是小屁孩三五成群地玩闹,却被那尖细的哭腔吸引过去了,视线穿过几个围着的小孩,跌坐在泥沙地里的小孩就是他们口中的sakura酱吧。纤细娇弱的就像小豆芽一样可爱,是有点跟他的同学不是同龄人的长相,小孩子喜欢吃甜点又怎么样了,现在的小孩是怎么了,不明所以地咂砸嘴想着过去调停纷争。

-哇!是不良大叔!!

-哈?!说什么啊你这小鬼!我可是年轻有为的现役国中生哦!!

-噗——谁管你啊,我们走啰,去那边玩。

被气到脸都绿的大野智甚是后悔,现在的小学生脑袋都进水了吧,真不该管这种小孩子的事情。

-喂,能自己站起来吧。

-嗯,谢谢你。

-是谢谢您吧!敬语要好好说啊。

-哥哥,你身上有股香香甜甜的味道很好闻呢。

-诶,还是闻得到啊,明明已经喷过姐姐的香水了。

-啊,我知道了,是可可的味道!

-哈哈哈,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其实啊,哥哥是可可精灵哦,来到人类的世界啊就是为了让大家都喜欢可可的味道的哦。

-那如果大家都喜欢上了可可的味道了之后呢?你是不是就要回去了?

这个脑回路吓了大野智一跳,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着反正也不会再见面的就随便吧。

-大、大概是吧。

 

——当精灵完成任务之后便会回去他原来的故乡吗?

 

###

 

我叫大野智,今年32岁,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叔了呢,独身,爱好是钓鱼,兴趣是画画,特长是制作甜点。

「o酱,又在发呆了。润君说几个热销的甜点都快完售了,还有材料的话要多做一点了哦。」

说话的是aiba君,相叶雅纪,明明实家是开中华料理店的,却毅然决然说要跟我和润君合资开甜点店,对对,这家蛋糕店虽然叫【大野丸】只用了我的名字,实际上是我们三人合资的。三年前代表酒店去意大利做学术交流的时候遇到了在当地做学徒的润君——松本润,说是准备回国开店,但只擅长做巧克力的他说没有自信独自开店,于是邀请我合资。说真的,吃过他做的巧克力之后绝对会迷上的,而且加上那不亚于偶像的外表,独自开店绝对没问题的。当时作为酒店的西点主厨的我,说实在的工作太忙了,想着如果跟润君合资当老板的话,随时想去哪里旅游或者随时出海钓鱼便不再是奢侈品了,于是答应了。至于aiba君,是润君的发小,知道他回国开店之后坚持要参与合资,对着初次见面的我,握着我的手,真挚的说「以后请多多关照。」的样子,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呐。不过也多亏了aiba君的参与,因为在经营和产品推广等的意见上,我和润君经常会有一些摩擦,每每这时候,aiba君就会出来天然救场。不过这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润君和我都磨合得很好,可以说是完美吧,fufufu。

「大野桑!!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把钓鱼的工具带到厨房里面去啦!!!」

嘛嘛,偶尔也是会有很啰嗦的时候啦。

「哟,J。大叔,我要订一个生日蛋糕,明天来拿,啊,顺便给我打包一件芝士蛋糕吧。」

这个说话没礼貌的家伙是润君的表哥,二宫和也,以前也来过几次,大家年龄也接近,几次吃饭喝酒之后便成了聊得不错的朋友。

「去好好排队啦。」

当然不能因为是亲戚就能插队啊,不过那家伙也就嘴巴坏一点,咂砸嘴之后又耍帅地笑着说「是是是,开个玩笑嘛。」乖乖排到后面去了。

「发票抬头别写错了哦。」

「樱井 翔。」

「sakurai sho。是我们家社长啦,夫人生日,给准备蛋糕啰,等下还要去订花呢,芝士蛋糕也记到他的帐去哦。」

「芝士蛋糕只要一件吗?不用给你们社长也要一件?」

「不不不,那小子不吃甜点的,总是说什么男人就该吃咸的,所以我们员工食堂的煎蛋卷都是咸的,真是的,又不是只有男性员工。」

「诶,不吃甜点吗?」

可能只是名字相同吧。

准备打烊去门口拿看板的时候,旁边停了一辆高级轿车,穿着合身剪裁西装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那小鹿斑比一样圆溜溜的大眼睛甚是好看。或许是今天时隔多年再次听到那个名字,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站在面前这个好看的男人的容貌总是和那时候的小屁孩重叠在一起,但这个立派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小豆芽呢。

「慢走,欢迎再次光临。」

「喂喂,准备打烊了,别发呆!」

「润君,nino订的,明天的那个生日蛋糕已经做好了吗?」

「还没呢。」

「我、我来做吧。」

「哇,真是少见啊,明明平时能偷懒就偷懒的,今天居然这么积极。」

果然跟nino是表兄弟,毒舌起来的时候真的毫不客气呐。

「偶尔也是有好好工作的吧。」

「你也知道,正好,顺便把这几张订单做了吧。Masaki,我们去看夜场吧。」

太过积极的后果就是忙到半夜才结束工作,还有就是……

「o酱,蛋糕拿错了……刚刚给nino拿走的蛋糕实际是另外一位客人的,单号贴错了……」

「先打去给nino问问情况吧。」

「我、我来打吧。」

「当然是你,都是你捅的篓子。」

「粟米马三蝶斯他。」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啦,快打电话。」

「喂喂,nino吗,蛋糕拿错了,要赶紧换回来才行,现在蛋糕在哪?」

「诶?!我们家社长刚刚已经拿走蛋糕开车回家了哦。」

「地址呢?我得去换回来才行。」

 

###

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咕叫着,自称年轻有为的国中生拉起樱井翔的小手往公园旁边的面包店走去。他说店是他爷爷开的,想吃什么自己选就好,他请客。只是逛了一圈却没选到想吃的。

-没有芝士蛋糕吗?

-你这小子还真挑,我们家只卖面包,没有那种东西啦。

-其实啊,是这小子不喜欢西式甜点,大概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味道感到自卑吧。

-老头子别说多余的话啦。

-呐,就这个吧,巧克力味的面包,我们家用的原材料都很高级,吃起来跟西式甜点有点像,反正饿了的话吃什么都会觉得好吃的吧。

樱井翔接过面包,面包呈圆形,整体是巧克力色,表面撒了一层可可粉,一口咬下去便发现原来里面还有一些巧克力块和果仁,有嚼劲的面团和甜腻的巧克力完美融合让人一试难忘。

-怎样,好吃吧,老头子的得意之作哦。

-嗯嗯,好好次,而且跟哥哥身上的味道很像呢。

-是、是嘛……

 

——用染上的味道去掩饰自身的味道或许行得通呢?

###

 

我是樱井翔,今天是我母亲的生日,带着准备好的鲜花,礼物和蛋糕开车刚回到家就接到秘书的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还真不想接的,明明走的时候说了今天剩下的工作交给他了嘛,突然来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吧。

「喂喂,翔酱你到家了吗?蛋糕、蛋糕拿错了……刚刚接到店长的电话,说订单搞错了,说是现在去你那里给你换。」

「诶?!我刚到家啦。」

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打开车尾箱取出蛋糕,这logo,是昨天去过的那家店啊。

过了一会儿真的就听到门铃响了,打开门看到的是昨天招呼我的那位小哥真的有点喜出望外呐,而对方似乎也认出是我,是被吓到了吗,表情有点复杂。

「真的非常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误给您造成麻烦了,请您原谅。」

「不不不,也没有那么严重啦,还好蛋糕还没拆。」

「抱歉,这个是我们小店的代金券,请务必再次光临。」

非常懊恼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接下了并表示以后也会去光顾的才终于松了口气软乎乎地笑了,总觉得这个笑容在哪里见过。

在全家人面前打开蛋糕的一刹那,全家人都懵了,几秒之后他们便开始疯狂取笑我,这个真的拿对了吗……

第二天再次去到蛋糕店,这次接待我的是元气小哥,记得好像是叫aiba君吧。正当我想问可可香气小哥而烦恼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他就从里屋走了出来,而这次穿的竟然是一身白的制服,咦,难道他也是甜点师吗?

「啊、樱井君。aiba君,这边交给我可以了。」

一下子亲近了?!

「你好。」

「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夫人她还满意我们的蛋糕吗?」

「嗯,味道很棒哦,只是……」

「只是?」

「那个大大的爱心和I❤U的message是怎么回事?真的拿对了吗?」

「诶?!因为听说是夫人的生日,所以就擅自……」

「夫人是我母亲啦,虽然用爱心也没错,只是有点太过害羞了。」

「哈?!抱歉抱歉,我以为夫人是你的太太……看来是我搞错了,对不起。」

「噗,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那也不能全怪你们,这么说的话,蛋糕是你做的?」

「是的,让你见笑了。」

「怎么会呢,一看就知道很好吃哦。」

「你没吃吗?」

「抱歉,我对甜食有点苦手。」

「小时候明明……啊……」

「小时候?」

「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但小时候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

可可香气,难道是……

「可可精灵?!」

「想起来了吗?是哦,抱歉当时我开玩笑随便胡说的。」

对啊,仔细想想就知道那只是骗小孩的话,只是当时的我好像真的相信了,而且那之后就没再吃甜点。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想变得强大不再被同学取笑所以没再整天吃甜食,后来渐渐懂事了才发觉其实是潜意识把那个可可精灵的存在当真了在跟自己较劲。

「不对不对,所以您现在几岁了?」

「32。」

「诶?!」

「有这么惊讶吗?」

这个人大概真的是可可精灵吧。

「名字呢?」

「大野 智。」

「我叫……」

「樱井 翔。我是sakurai sho君!!」

抢先我一步准确的报出了我的名字,而且突然转换的小尖嗓,绝对没错,是在模仿小时候的我!

 

###

-润君不会觉得我哪里怪怪的吗?

-你是指什么地方怪怪的?

-身上的气味之类的……

松本润向大野智的方向微微倾身,仔细嗅了嗅,才明白大野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因为自身经常接触巧克力,所以大野桑你不说我都没发现原来这股味道是来自你的。

-这样啊,其实小时候曾经很自卑,因为身上总是有这股甜甜的味道,也经常被同学取笑。不过后来国中的时候遇到一个人,大概是他改变了我对这个味道的看法也不一定呢。

-那还真应该感谢那个人呢,让世界上多了这么一位优秀的甜点师,这么说来大野桑的拿手项目不应该是可可相关吗?怎么会是芝士蛋糕?

-呃……

###

 

我是大野智,跟翔君相认、呃、重逢?之后,他经常会来店里。没再说对甜点苦手的话,反而每每吃过我做的甜点之后都会说一大堆感想点评,aiba君会把翔君的那些层出不穷的形容词贴到产品旁边做repo介绍,跟只会说好次好次的我不一样,翔君果然好厉害呐,不过最让我欣喜的还是看到他一脸满足地吃甜点的样子。

「智君,这个超好吃的。」

那之后他问我可不可以叫我智君,虽然我是比他年长那么几岁,但被他这么叫意外的毫无违和感也就点点头同意了。

「翔君你吃太多了,甜食不能当饭吃。」

「诶~但是真的很好吃嘛~~」

穿着西装捧着蛋糕撒娇的样子却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呐……

「那今晚是不是不用给你做饭了?」

「不不不!!!」

「啊——受不了,你们是新婚夫妻吗?」

Nino嫌弃地塞上耳机沉迷到游戏世界去了,自从知道我们的事之后,他总是这样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吐槽我们,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能经常这么说啦,要是被别人听到怎么办啊……

不过要说我跟翔君的关系,确实在旁人看来是有那么一点点暧昧啦,只是,只是看翔君的样子,大概只是沉迷我做的甜点吧……因为总是称赞我做的甜点好吃,还说什么做其他料理肯定也很棒这样吹捧我的话,让我有点飘飘然就答应了给他做饭,谁知道那家伙吃过一次之后就经常嚷着要我再给他做饭,几次之后甚至还给了我他家公寓的备份钥匙,自然而然去他家或者他来我家的情况就变得越来越频繁了。

「翔君你慢点吃啦,又没人跟你抢。」

「都怪智君做的菜太好吃了,跟智君结婚的人一定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有你这么捧场的老公,跟你结婚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吧。」

「那,我们在一起吧,这样我们彼此都会是最幸福的人了。」

突然停下碗筷,擦擦嘴上的油,翔君一脸正经地看着我这样说。

「不对不对,你这是什么逻辑啊,是被nino传染了吗。」

「我是认真的,请你好好考虑一下。」

「我、我……我……」

「抱歉,吃饭的时候突然说这个,先吃饭吧。」

「我、我年纪很大了。」

「什么啊,要说的话我年纪也不小了吧。」

「虽然我是老板之一,但其实个人账户存款不多的哦。」

「存款的话我还是有不少的,再加上不动产和公司股份,不太奢侈的话就算是现在要提前退休也是可以的。」

「我没有驾照。」

「我有啊。」

「我、我身上的气味那是天生就有的,而且一辈子都会跟随着我。」

翔君闻言表情一下子柔和了,绕过桌子,轻轻环住我,感受到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气息打在颈脖我有点怕痒地缩缩脖子,他放开我又稍稍用力地扶着我的肩膀。

「我啊,最喜欢甜食了哟,所以智君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最最最完美的!!!」

他眼睛里那些细碎的光就像点缀在黑夜里的繁星一样,让我忍不住一再沉迷其中,这么完美的男人,我真的可以据为己有吗?

 

###

-所以他答应了?

二宫和也戳着杯子里的柠檬片这么问,似乎也没有很想知道答案,只是客套地顺着他的老板的话说话。

-没有具体地给我答案。

-但那天晚上他在你家过夜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第二天见到他穿了你的衣服。

###

 

-END❤

 

 

 



评论(5)
热度(165)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