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初詣之前

※应该是偏SO的一篇

※现实向妄想


 

樱井站在鹅卵石铺就的十字路口上,路径狭窄,扭捏着蜿蜒而行,阳光稀薄。不得不绕过密密麻麻、有些年代的木质建筑,他终于找到了一枚刻着『大野』的漆黑色门牌。


没有门铃。大门的主人是个不对人设防的性子,并未落锁。推开赤色的木门,往里走,便是一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成的木屋。


感觉是为了藏起来而建立的一样。


『已经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樱井自顾自在心里吐槽,却没注意屋子的主人恰好推开楼上的窗户,因着见到樱井,手里用来支窗户的木棍便这么急速向下滚去。


既没有多一秒,也没有少一秒,这根棍子恰恰好落于只顾低头往里走的人身上,顺着那明显可见的坡度任命地滑落于青砖石地板,滚了几滚才停了下来。


「啊!」


樱井吃痛得捂住肩膀,抬头向上看,懊恼的眼神冷不防撞进一张明媚如春的笑脸中。


「翔君,新年快乐~」


圆脸的男人脸庞稚嫩,任谁也猜不出他实际早已年过三十,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叔』。


许是大野的眼睛亮晶晶的太过闪耀,樱井一时忘了责备,嘴里吐出的话语也变成了再自然不过的回复:「智君,新年快乐。」


脚掌与地板碰撞发出的咚咚声自二楼传到樱井耳中,不一会大野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摸索着衣服悉悉索索地翻找起来。


「呐、这是今年份的年玉哟。」红色的纸包鼓鼓囊囊的,一看便知数目不少。樱井急忙神色恭敬地双手接过大野递过来的红包,心想是时候清理一下自己床头小抽屉里攒下的大野牌压岁钱了。


「谢谢尼酱哟。」任谁收到都会开心的吧,小心翼翼地把红包塞进胸口侧口袋,他笑意吟吟地想。


「那么,走吧。」大野拉起樱井的手,往玄关走去。


被拖住的男人露出诧异的神色,眼睛瞪得大大的:「诶?屋子都收拾好了吗?明明昨天还跟我说这是相当大的工作量呢。」


「唔——只是爷爷留下的房产而已啦,平时也没人住,随便打扫一下就好了嘛。」大野露出些许不耐烦,莹润的小嘴撅得老高,「比起这个,和翔君一起去新年参拜更重要啊!」


 

大野智,三十五岁,国民偶像团体『嵐』的队长,目前与门把樱井翔绝赞恋爱中。

 


 


『真是败给你了。』


无论是上翘的眼尾,还是撒娇而微鼓的脸颊,都令樱井无法拒绝眼前的男人。只要大野开心,自己也能开心,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恋爱中的表现吧?樱井低顺了眉眼,反手回握大野那骨节分明的手,将它毫不犹豫一并塞进自己口袋中揉搓,仿佛他握着的不是大野的手,而是大野的心。


察觉到樱井态度的变化,大野不由抬眼,只见恋人一副憋闷的样子。换做别人,他大概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对面的人是门把、是知己、是恋人,更是樱井翔。于是他转了个身,用那只没被樱井攒住的胳膊缠上樱井,在他耳边压低了音:「不想去?」


「不是,」樱井将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到大野身上,声音闷闷的,「出了这道门,就不能这么亲密了……」


「啊,也是呢,毕竟我们所在的,是连搭个肩,都会有女孩子叫着『真可爱真可爱』的团体呢,」大野眉眼一弯,想到樱井在某个杂志访谈中说到的话,朝着樱井打趣道,「要是见我们手牵手出现在浅草寺,大概会兴奋得晕过去。」


「噗……」樱井被大野神奇的脑回路戳中了笑点,乐得身子前仰后福,「那我们就去验证一下到底会不会这样好了。」


「呐,我倒是觉得她们大概认不出我们吧,」大野抬手蹭了蹭樱井万年不变的渔夫帽和黑框眼镜,凸着下巴猫起背抬脚往外走,「因为我们是大叔组——」


「才不是大叔!我们是哥哥组啦,哥哥组!」


「樱井翔你好啰嗦啊你!」大野双手掐住樱井由于演唱会巡演而急速恢复为完美曲线的窄腰,推着他一蹦一跳走出这栋古旧的木屋,「到底要不要陪我去浅草寺啊!」


「哎哎哎智君你不要推着我往前走嘛……」樱井一边应付着大野小孩般玩闹的攻击,一边从衣袋中掏出手账,「从这里出发的话,开车三十分钟就能到浅草,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参拜的人群太多,估计得花好几个小时在路上,所以出来之后就能去餐厅吃饭……」


「好好好,都听你的,EXCEL先生。」


「所以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浅草寺嘛……」樱井小声嘀咕道,不明白大野硬是要在新年第一天邀约自己去参拜的理由,「番组里我都已经去过两次了……」


「这个嘛,当然是有着非去不可的理由啊!」


大野红了脸,但这个理由,他估计一辈子也不会对樱井袒露。

 


樱井翔, 三十三岁,国民偶像团体『嵐』的门把,目前与队长大野智绝赞恋爱中。

 



 

看过『岚にしやがれ』这个节目后,大野便琢磨着什么时候与樱井一起去浅草寺参拜。原因无他,就是嫉妒。嫉妒美玲酱能和樱井如情侣约会一般自然而然地走在街道上,明明自己才是他的正牌恋人,细想起来,却一次像样的约会都没有。虽然一起去看过舞台剧,一起去看过电影,却顾忌着偶像的身份不敢与恋人同时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怕引起人群的骚乱。


但是,事实证明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嘛!


『樱井翔のお忍び旅行』播出的期数越多,大野心里就越是笃定:如果自己和樱井同时出现在人多的地方的话,不仅无须担心身份的曝光,相反,他们需要担心的是,身为国民偶像团体的两人,为什么偶像气息如此缺乏?!


「虽然说,大部分日本家庭选择在12月31日的除夕夜里就开始排队准备参拜了,但实际上『初诣』只要在『松の内』这时间段内去就可以了,所以我们并没有去的太晚哦,还有啊,不能用嘴直接接触『柄杓』,漱口后也不能将水喝下去哦……」


一面想象着两人闲庭信步约会的情景,一面听着樱井关于神社参拜的神神叨叨,大野不禁低头抿嘴一笑,三十五岁的自己,会不会女子力太高了一些?嘛,都怪雅纪最近整天说要培养女子力啊。


「智君在想什么?很入神的样子。」樱井侧身替发呆的大野解开安全带,末了拍拍神游天外的大野,示意他目的地已经到达。


「唔——并没有在想什么重要的东西啦。」脑内自己和樱井二人的忍者约会什么的,才不好意思说出来呢!


「诶……那就下车吧!」樱井想要推开车门,却被大野揪住衣袖。


他的眼里闪着笑意,传到樱井这里便是星星点点的光。樱井目光一凛,大野不算白皙的脸蛋上便有了两团羞涩的红晕,倒显得更加娇羞可爱了。


「亲一个吧。我不怕被拍到的哟。」


一张小圆脸上,轮廓分明的嘴唇像熟透的樱桃,晶莹且湿润,正好可以用来亲吻。


樱井像是受到了诱惑那般,缓缓低头。他用手遮住自己与大野相互接触的地方,伸出小舌急速在对方耳垂上舔舐了一下,这样的话,就算被拍到也可以说只是在说悄悄话而已。


这便是他表达自己爱意的方式了:想要永永远远地保护自己的小哥哥,让他一世安然。


「翔君要啾啾的不是这里啦!」


见樱井并未吻上自己的唇,大野面红耳赤地抓住樱井白皙的手腕,眼神中却露出一股杀气。


「嘛……嘛……嘛……今晚去我家再说吧?」


 

大野智与樱井翔,国民偶像,可以预见新年第一天晚上也在羞羞的运动中度过。

 

——END——

 


标签: 山组 SO
评论(5)
热度(139)
  1. 崂山白花蛇草水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白开水
    新年第一篇小甜饼!(给自己撒花) 今年也要跟上叔祖的步伐,努力投稿努力撒糖~ (づ ̄ 3 ̄)づ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