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一生

 *周一命题:一目惚れ


  【山組】一生

 

 

  他們的首次相遇是在山中。

  奔流而下的水流濺起水花,沁涼的氣息襲面而來,有個少年靜靜地站在瀑布底下。水淋濕了他全身,素白的單衣透著肌膚的顏色,他半闔著眼,往大野的方向淡淡一瞥。

  

  風拂過樹葉,沙沙作響。

  大野智的草編鞋踩在樹枝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一段時間之內,大野都沒再見過那個人。他日復一日地路過那裡,流水依然是流水,遍生的綠苔因為他的殷勤而凋萎,蜿蜿蜒蜒形成一條小路。

  他每日坐的那塊大石頭,也變得愈來愈光亮平滑。

 

  大野的母親納悶自己兒子這陣子跑那兒去了,在農忙時期,卻總是不見人影。她為兒子整理了房間,在木製的,桌面被蛀蝕了一些的桌上,散落著一張張未完成的畫。

  一雙美麗的眼睛。

  她翻弄著那些脆弱的紙張,臆想著那雙眼睛會是屬於哪個姑娘所有,用炭筆描摹出來的眼,溫潤而聰慧,像是稻穗一般,纖長的睫毛因為半張的眼而垂下,遮蓋住了星子一樣的眼。

  翻到最後一張,她的手猛地一抖,因為農活而粗糙的手指拂過上頭繪著那人的輪廓,那是個男孩子,不是什麼鄰家的姑娘。

  她顫顫地將那張紙摺了收進自己衣兜裡。

 

  在爐子裡發現了紙的殘片,大野手一鬆,原先捧著的,洗好的米全都灑到地板上。他無暇顧及,伸了手就往爐子裡撈。

 

  大野的母親傷心欲絕地為他上藥,大野卻像沒感覺到手上的紅腫刺痛似的,他閉上眼,聽見柴火燒得剝落,聽見坑上的土鍋裡滾著稀飯的聲音。

  「不要再畫了好嗎?」

  婦人對著她失神的兒子說。

 

  淡淡的焦味傳進他的鼻子裡,大野用布將傷口稍稍包起,為自己與母親各盛了一碗稀飯,他吃了一口。

  好燙。

  大野想著。

 

  他母親的淚水,也是這麼滾燙的溫度嗎?方才纏在他手臂上的火舌,原來是這樣灼熱的嗎?

  大野又想起那個人的眼睛,想起瀑布,想起涼涼的水纏上他足踝的感受。

  他不擅長說話,不知道該怎麼出言安慰,對於母親為何如此悲傷,他亦不能理解。

 

  他這陣子畫的畫,全部都被燒掉了。

  大野在被窩裡打了一個寒顫,他好像看見了一雙著火的眼睛,被燒得支離破碎。

 

  答應了母親要求的大野,在進入秋季後,多半時間都在農活中度過。但身體上的忙碌並沒能讓他忘卻那個瀑布底下的少年。

  在要入冬前的一個月,即便知道愈來愈不可能再見到那人,大野仍然再次來到山中。

 

  枯黃的葉迤邐一地,隱沒了他走出來的那條小徑,應該要是這樣的。但即使數個月不曾走過,小徑仍然沒有消失。

  大野心裡充盈著一種未知的強烈情感,他相信那個人也如同他一般,日日造訪這裡。

 

 

  「你手上的疤痕,怎麼回事?」

  被突來的手抓住,大野嚇了一跳,連忙往旁邊退,卻因為踩到了在落葉下的枯木枝而跌倒。

  「你是誰?」

  大野說,他狼狽地爬起,衣服上沾了泥濘,臉頰上也弄到了一點髒汙。

 

  「我找你好久了。」那人自顧自地說話,沒把大野的問句放在心上。

 

  蓊鬱的林木篩下細碎的光,灑落那個人的臉頰上、頭髮上,就像是沐浴在陽光中一般。大野微微睜大了眼,他突然有點想哭泣,又有些生氣。

  「櫻井翔,我的名字。」他向大野伸出手,大野握上,暗暗想著,果然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什麼山裡的妖精鬼怪之類的。

  「大野智。」

 

  「這是怎麼弄的?你之前沒有吧。」自稱櫻井的少年順勢拉起大野的袖子,上面有先前被火燒傷的疤痕橫亙其上。

  大野抽回手,他不想讓櫻井看到這麼醜陋的傷疤,即便這是為了拯救他的畫才造成的。

 

  「你又為什麼消失了那麼久?」大野問,抓著袖子的手沒有放鬆。

  「為什麼出現在這種鄉下村子裡?像你這樣的人……」

  「為什麼那個時候要站在瀑布底下!」

 

  我為什麼要遇見你。

  大野沒有喊出來,他內心翻騰著洶湧的矛盾,那日驚鴻一瞥,櫻井翔卓然絕世的異樣綺麗,喚醒了大野內心的某處,大野將櫻井作為自己缺乏靈性的平庸生活裡繾綣的安慰劑,彷彿這樣做,他的精神世界就能得到昇華一般。

  他就像是他的謬思。

  當時大野智還不知道這個詞彙,他搜索枯腸,卻無法把自己的感動表現出那怕十分之一。

 

  櫻井沒有回答大野接連不斷的疑問,他帶大野回他家裡,讓他換上自己乾淨的衣服。

  隔日大野將衣服洗淨送回櫻井家裡,但櫻井已經離開了,他們家的下僕說。大野覺得在他們口中的少爺、抓住他的手的櫻井、在瀑布底下有著哀傷眼神的櫻井,像是三個全然不同的人。

  

  母親沒了俗世的掛念,與世長辭之後,大野隻身一人來到東京,但因為無法繳納學費,所以並沒有進美術學校學習。

  在寄住的,凋敝的屋子裡,大野偶爾會鎮日躺著,凝望著腐朽了一部份的天花板,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與櫻井的相遇。

  好像只因為那一眼,他的人生就被攪得天翻地覆。

 

  櫻井的眼睛與容貌,因為被大野反覆翻出來想念,隨著歲月漸漸變得愈來愈模糊。大野只記得,那是一個令人心悸的人,有雙攝人心魄的眼。

  那時的風,那時的氣溫,那時的陽光,全都恰在好處。

  


   FIN


   Maniaaa 15.11.13


*小後記

是短短的故事,好久沒寫短篇,有點緊張XD

總而言之

是兩個人命中注定的相遇故事


评论(9)
热度(77)

(`・3・´)(´・∀・`)LOFTER企划♪

【关于OOC请自行界定( ˘•ω•˘ )ง】
【投稿接受SO翔智和OS智翔】